<rt id="pnfpx"><optgroup id="pnfpx"></optgroup></rt><rt id="pnfpx"><optgroup id="pnfpx"></optgroup></rt>
  1. <cite id="pnfpx"><span id="pnfpx"></span></cite><ruby id="pnfpx"><big id="pnfpx"></big></ruby>
  2. <ruby id="pnfpx"></ruby>

    1. 在線咨詢
      稿件出版
       
      msn: msn:
      最新公告
      更多>>
      目前的位置:首頁 >> 現當代文學 >> 女神的男閨蜜
      女神的男閨蜜
      劉祖光/文
      大家都覺得,賈永楠變成gay,是一件非常奇幻的事兒。尤其是對于舍友羅念東來說,這簡直是一場災難。
      兩人都在上海一所大學讀書。剛到大學時,賈永楠是一個高高瘦瘦的小伙兒,羅念東則略微胖些,一來學校他就嫌棄校園網網速差,自己出錢拉了一條200M的寬帶。這讓賈永楠大吃一驚,因為羅念東爸爸跟他爸此前在一個廠里,都曾經是下崗職工,那時兩人還只四、五歲,在廠辦幼兒園都沒畢業呢,但對清苦的日子都有所記憶。下崗不久,羅念東家賣了廠里分的小二居房子搬走了,十幾年過去,羅念東居然成“富二代”了。
      賈永楠對羅家致富之路很感興趣,羅念東解釋得很直白:拆遷唄!原來,羅念東是個“拆二代”。賈永楠回到家問他爸媽拆遷的事兒,他們家住在一條老弄堂里,雖然憑借優越的地理位置,房子挺值錢的,可家里就這么一套小房子,賣了住哪兒去?多高的房價對他們一家來說都無濟于事,即便拆遷了還得添些錢才能買新房子呢。賈永楠媽媽很發愁:家里就這么五六十平米,兒子將來談朋友了,女孩子一看這住房條件,肯定要頭也不回地走人的。
      賈永楠笑著說:沒事兒,大不了我不娶媳婦了!
      大一那年的 “十一”七天假,賈永楠居然找了份演戲的工作。很多都市戲為了所謂的“時尚感”選擇在上海拍,賈永楠就在一個都市劇里做群演,一天一百,盒飯管飽。羅念東一聽,特別感興趣,扔下網游跟賈永楠一起去了劇組。當時,群演挺多,而且還有上戲表演系的學生。羅念東到劇組后眼睛就不夠使了,在上戲的女生中踅摸,踅摸來踅摸去,就定格在陳穎慧身上了。
      陳穎慧也是大一新生,在劇里演女二的鄉下親戚,打扮得那叫一個土鱉。陳穎慧很珍惜這個機會,整天都不帶卸妝的,出出進進就那么一身土氣衣衫。人靠衣裝這話不假,再漂亮的女孩,穿得土土的故意把自己化丑,也很難讓人看出美來。可羅念東卻認準她了,湊在她跟前套近乎,給她送水送飯,她戒備心很強,根本不領情。賈永楠勸羅念東省省,人家將來是要做明星的,根本不會瞧得上他。羅念東說,那也比你跟那吳鮮肉膩歪強。
      羅念東說的吳鮮肉是一個吳姓男演員,是最新崛起的新星,處在剛剛互聯網炒作階段,半紅未紅之時。賈永楠總是有意無意地在吳演員身邊晃悠,幫他跑個腿,搬個休息椅,給他滿場跑找充電寶……吳演員一高興,賈永楠就成了他在劇組里的“助理”。
      賈永楠告訴羅念東有關吳演員的一些私事,比如他也是上海郊區的,父母以前是松江的農民;吳演員上學時不學好,跟著痞子混,還打老師,把懷孕的女老師踢流產了……
      羅念東很吃驚:“網上不是說他帥氣陽光嗎,還是什么公益大使……”
      賈永楠撇嘴:“你這家伙真是走狗屎運,才會成‘富二代’,這思維可真夠守舊的。現在哪個明星不是炒作起來的?”
      羅念東對吳演員毫無好感:“這種長得似現代人妖的玩意兒,也不知是哪個不開眼的大佬捧的……”
      “嘿,你這說對了。”賈永楠一臉神秘,“那個有錢大佬,有老婆有孩子,但也……哼哼……”
      羅念東在網上搜索了那個大佬,那模樣真是鬼斧神工。他哀嘆一聲:“這個世界真是太瘋狂了……”
      賈永楠卻仿佛是吳演員的知音:“人家沒靠拆遷,靠自己實現了階層躍升!”
      羅念東閉口不言了。的確,作為一個“拆二代”他有什么資格嘲笑底層出身但逐漸成為明星的吳演員呢?
      可他還是看不慣吳演員,這家伙沒演過什么作品,可脾氣真不小,除了在吃喝上講究要豪華房車外,還在片場動輒發火,在一場戲里,吳演員跟女二演對手戲,演著演著忘詞了,但他也有辦法,女演員說上一句,他就說“1234567,abcdefg,今天天氣真好……”之類的話,女二就很憤怒,導演也跳起來問咋回事,吳演員振振有詞,“反正不是同期聲,后面還要配音嘛,配上我的臺詞不就行了……”
      這話竟說得導演無言以對。女二曾經大紅過,她可不慣著吳演員,發飆不演了,吳演員刺毛,就將火氣發泄到女二身旁懵懂的陳穎慧身上,“都怪你,剛才那條你鏡頭感好的話就過了,哪兒還用得著再拍這條,搞得大家這么煩。”
      陳穎慧一臉委屈:“我連續幾條都過了呀,在你這里卡的殼……”
      話還沒說完,“啪”的一聲,吳演員甩了她一耳光。
      這下,大家都呆了。
      羅念東幾乎是生理反應,在別人還沒反應過來時,他一個箭步躥上去,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揪住吳演員就打了兩拳。
      然后,羅念東就劇組被開除了。
      這兩拳,成功地把他和陳穎慧的距離打近了。陳穎慧一邊哭一邊加了他的微信,羅念東回到學校后便開始了健身,并且在飲食上非常嚴格,經過半年多的刻苦訓練,大二一開學,大家來到學校,看到嶄新的羅念東,都不約而同地“哇”地表達敬仰之情:眼前的羅念東,身材高瘦,面目清秀,肚子上腹肌宛然,如棱如梭。班花章縉芳開玩笑地拍了張照,發了個朋友圈:帥哥的腹肌,讓我想起了魯迅小說中《社戲》中的描寫,“淡黑的起伏的連山,仿佛是踴躍的鐵的獸脊”。大家立即明白了,她是喜歡上羅念東了。
      章縉芳長得很漂亮176cm的身高,再加上細柳條一樣的身材,很容易成為一道風景。她業余做車模,一天一千塊,賺了錢就買漂亮衣服,更加吸引人了。
      章縉芳多次跟羅念東示好,羅念東每次也都有正反饋。比如,周末章縉芳約他一起打籃球,羅念東籃球水平是業余中的專業,專業中的業余。他盡心盡力地教章縉芳。換上了球衣的章縉芳一雙雪白的大長腿,吸引力無數同學在籃球場觀看,羅念東教她運球攔球,如何突破防線,章縉芳突破時總落羅念東懷里,讓看臺上的男生們一個個咬牙嘆息。
      過幾天,章縉芳生日。她精心準備,大家都知道在party上兩人關系將徹底公開,都期待著俊男美女在一起的美好時刻。羅念東準時參加了她的生日party,只是令人吃驚的是,他還帶了個女孩一起來的,那個女孩,光彩照人,氣質獨特。
      賈永楠吃驚地喊:“陳穎慧?!”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章縉芳固然美麗,但跟陳穎慧相比,還是相形見絀。
      章縉芳哭著跑出去時,賈永楠眼睛通紅,居然也流下了眼淚,他妖孽橫生地跑到羅念東面前,很風情很邪地抱怨:“你傷了我的心也就罷了,為么還要傷縉芳的心呢?”
      大家都愣了:這賈永楠唱得是哪出啊?
      羅念東簡直被這兩個寶貨弄暈了。他帶陳穎慧來本意是玩耍的,沒想到,自己稀里糊涂地傷了兩個人的心。不僅傷了一個女人的心,還……
      還傷了一個假男人的心。
      羅念東很生氣:“老賈,你搞什么?我什么時候傷你心了?”
      賈永楠從西裝口袋里掏出一個粉紅手絹,擦著眼淚:“羅羅,我都暗戀你一年多了,你忘了,每次你在洗手間沖涼,我都坐在門口目不轉睛地看你的……”
      羅念東漲紅了臉:“這……這……”
      賈永楠成了一個gay,大家回憶起來,其實自從做了吳演員助理后,他就開始有點兒不正常了,喜歡研究女性化妝品和時尚。他總在羅念東身邊起膩,但羅念東根本沒往那方面想。羅念東求賈永楠放過他——他健身是為了陳穎慧,不是為了被一個gay看上的。賈永楠想了想說,那妮回答我一個問題:我很好奇,陳穎慧這種要走上演員之路的女孩,為什么會跟一個“拆二代”廢柴?
      廢柴?羅念東苦笑,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確實是。自從他喜歡陳穎慧后,除了刻苦健身之余,一直在思索如何做一個有能力的人,不要靠著“拆二代”混吃等死。想來想去,發現自己除了好好學習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不過,羅念東時刻關注著女神。陳穎慧在學校的時候,他就經常跑過去看她。羅念東把家里的一輛快要報廢的破皮卡開上,踩一腳油門冒一沱黑煙,十分拉風。陳穎慧看到這輛車時簡直傻眼了,羅念東解釋說,我學車時就拿這輛車練的手,開習慣了,而且,家里這幾年也沒買車,車不貴,車牌太貴。
      陳穎慧笑,你這是什么“拆二代”啊,聽著感覺這么假啊。
      羅念東撓撓頭說,就是假的,就是一般的溫飽水平。
      羅念東要請陳穎慧吃飯,陳穎慧不感興趣,也不愿意跟他出去。羅念東見她防備心比較強,就提議說,那干脆吃糟鹵吧,我媽媽做得最地道。
      陳穎慧是糟鹵的忠實粉絲。羅念東打了個電話,半小時后,一輛十多萬左右的國產車開來,一個頭發花白的男人拎著一個鼓囊囊的塑料袋塞給羅念東,話也沒說,就匆匆開車走了。
      陳穎慧好奇:“誰啊?”
      羅念東說:“我爸啊!閑不住,開網約車,起勁著呢。”
      陳穎慧吃驚:“你家拆遷戶啊!”
      羅念東說:“拆遷戶就不能開網約車了?幸福生活是勞動出來的——我爸的口頭禪。”
      陳穎慧說:“我現在真的懷疑你是假的‘拆二代’了。”
      說著,她打開塑料袋:“哇!糟鹵雞爪,太對我心思了。嗯嗯,這味道一嘗,就知道地道得很。”
      羅念東得意:“那是,我媽的糟鹵小店,顧客多得很。”
      這家人,老頭開網約車,媽媽辛苦地開小店!陳穎慧說,那你家境挺普通的嘛,那你憑什么追我啊?你看我,接的戲都有青樓小姐這樣的角色了,這是要紅的節奏啊!我現在一集一萬塊了,出去一個月,就能有六七萬塊的進賬,而你這樣,連這輛破皮卡都是家里的,嘁嘁,還號稱“拆二代”,還以為你是“寶山高橋張江莘莊川沙……”這些地方的拆遷戶呢……
      羅念東撓撓頭,說,我們家不是這些地方的!我……
      陳穎慧突然一笑,說:我家是!
      羅念東張大了嘴巴。
      陳穎慧吃完最后一口飯,說,要不我家里怎么會有錢讓我學表演呢——每年學費好幾萬,加上化妝衣服什么的,一禿嚕一年十幾萬就沒了。我家有六七套房,我呢將來做演員,估計收入也不差。
      羅念東支吾著,我……我就是……就是喜歡你……做普通朋友也行啊……
      陳穎慧莞爾一笑說,可以!你這人,不裝,很誠實,這我挺喜歡的。以后我拍戲回來就聯系你,你要請我吃好吃的!
      羅念東拍著胸脯打包票。
      章縉芳的生日party那天,陳穎慧正好拍戲回來,約了羅念東,羅念東開著那輛破皮卡就直接把她接到生日現場了。結果,校花女神怒了,室友賈永楠的gay性畢露了……
      賈永楠聽羅念東講完,眼神發直:這么說,你跟陳穎慧只是普通朋友?
      羅念東說:當然了,我倒是喜歡她,可我一個癩蛤蟆憑什么啊!
      賈永楠突然滿心歡喜:那,那是不是意味著,我們的關系還可以繼續發展?
      羅念東差點兒要暴揍他了:發展個頭!老子喜歡女的,喜歡漂亮女孩!
      賈永楠又一笑說:“那我跟章縉芳說說這事兒,告訴她她還有戲……”
      羅念東拉住了他:“別了,我正愁怎么跟她說呢,這下她知道我心里有別人了,倒也省事了。”
      賈永楠給了他一個替代性方案:“其實你可以‘騎驢找馬’!先跟章縉芳談著,怎么說人家也是校花,要是陳穎慧那邊在娛樂圈沉浮一番后想找個接盤俠,你也不耽誤……”
      羅念東這下真要打賈永楠了:“滾滾滾滾!章縉芳不是驢,陳穎慧也不是馬,她們都是女神!我可以不愛她們,可我不能毀她們。”
      這義正詞嚴的,舍友們都是笑,大家倒覺得賈永楠的提議不錯,很明顯,陳穎慧是那水中月鏡中花,章縉芳是實實在在的美人兒,就在身邊,觸手可得。
      羅念東不肯,賈永楠這個GAY的身份又讓他很頭疼,大家也都勸賈永楠搬出去,羅念東甚至表示他可以承擔房租。賈永楠不樂意,堅決在宿舍里涂脂抹粉,羅念東絕望之下,干脆在外面租了房子,搬出去了。他一走,其他幾個舍友頓時“聲名狼藉”,大家看他們的目光怪怪的,都覺得他們有GAY的嫌疑。羅念東把這幾個舍友也召喚了過去,賈永楠神奇地成為該校歷史上第一個一人占一宿舍的神人!
      系主任讓輔導員找賈永楠談話,意思是你是gay,大家不反對,只是你要悠著點,別整天唯恐天下人不知似的炫耀。賈永楠則說,我沒炫耀啊?輔導員說,你上課描眉化妝這還不是炫耀啊?你去餐廳打飯還穿著蘇格蘭碎花裙不是炫耀啊?你去圖書館看書穿得花紅柳綠也就算了,為什么還要拿著棒棒糖一口一口地嘬,還嘬得滋滋有聲,那畫面美得讓同學們無法安心看書,紛紛給校長留言箱寫投訴信投訴?……
      輔導員說著說著惱火起來。賈永楠面對著胸脯起伏的輔導員,很真誠地提醒:張老師,你嘴都起皮了,口紅的顏色不太正哦,我給你推薦一款,日本的,適合你的嘴唇皮膚;還有,我看你bra質地太一般了,美亞上有一款bra特別好,這兩天在做活動,我有積分兌換優惠券,能打七折呢……
      輔導員無語問蒼天了!
      系主任想了個招兒,他調了幾個體育系的男生去賈永楠宿舍,那幾個大大咧咧男生對特設的優惠政策很是熱衷,出了辦公室就高興地搬了東西去了,沒想到他們第二天就灰溜溜地出來了。這是因為賈永楠在宿舍里跳了一段鋼管舞,不少人圍觀,還拍了視頻在微信朋友圈里瘋傳,三個帥哥立即告饒投降走了。
      從此,賈永楠就真正的一個人住一個宿舍了。他做起了微商,代理日韓化妝品,而且還有一些明星使用過的化妝品,這些東西往往是明星們在劇組里用的,用幾次后不想用了就扔了,賈永楠也不知從哪兒搞來的渠道,把這些東西弄到手了,利用女生們對明星們以及日韓化妝品的瘋狂追捧,他的微商生意做得居然很不錯。
      男生們對他避之唯恐不及,可女生,唉,居然,陸陸續續成了他的好朋友。
      更準確地說,賈永楠成了女生們的“男閨蜜”
      防火防盜防閨蜜,可男閨蜜,那就不同了。
      賈永楠成了“時尚”先鋒,女生們都愛找他做美容顧問,他總是能給出性價比極高的方案,而且,效果確實挺不錯。雖然他是gay,但女生們反倒很放心:這種人不會撬走自己的男朋友——男朋友為了證明自己往往對他表達厭惡,這正中女生們的小心思。
      安全,且有用,當情緒不好時還能當做傾訴對象,賈永楠的女閨蜜圈火速壯大——連章縉芳都拿他當閨蜜了。
      嚴格說來,賈永楠是章縉芳的情敵!雖然羅念東搬出去住了,可他總要上課呀,上課就得跟賈永楠碰面,碰見賈永楠就開始撩撥,如瞅機會就坐羅念東旁邊,然后這節課羅念東就甭安生了;不跟他坐一起,賈永楠就用手機以不同的方位拍攝羅念東的照片,然后發朋友圈,配以文字,如:他今天穿了件瘦身的T恤,胸口的小鹿覆蓋著他的六塊腹肌,我的心就跟那胸口的小鹿一樣亂撞……
      賈永楠的閨蜜朋友圈涉及全校各系,女生又愛傳播這些東西,經常一個圖片發完,十分鐘內全校皆知。
      羅念東終于受不了了,大三的那年十一月份,因為陳穎慧拍戲時跟一個男演員傳出了緋聞,雖然知道是制片方故意散播這些新聞炒作,但他心情還是不好,這時旁邊的同學又給他看賈永楠發的聊騷朋友圈,羅念東心頭火氣,轉身就拽住風姿妖嬈的賈永楠,然后一拳將他打到墻邊,然后大聲吼:“老賈,你再搞事情,我真的要揍你了。”
      同學們強勢圍觀,但賈永楠面不改色地接了一句:“反正我是你的人,隨便你打,就當是SM了!
      大家暈倒!
      羅念東去了趟賈永楠家。
      他家在黃金地段的,一個非常破舊小區。
      羅念東在賈家逼仄的客廳里坐著。說是客廳,其實多功能兼備。屋里的雜物堆得到處都是,連小小的陽臺都有一些飲料瓶子和塑料袋,估計是攢夠了一起賣廢品用的。
      賈家父母對羅念東非常熱情,畢竟一說起破產的老廠,親切感就有了。賈永楠爸爸問羅念東,你爸爸在干什么呢現在?
      羅念東說,哦,他開網約車呢!
      賈爸爸一揮手:“我的好多老伙計都在開這個車,我也想買輛車做這個,可車牌老貴,一直下不了決心。”
      賈媽媽在一旁幫腔:“小楠從大二開始就不要我們學費了,他自己賺錢,前些時候還拿回家一萬塊錢,說是在學校做生意賺的。啊喲,我家小楠懂事得很,就是這個家把他連累了……”
      羅念東看著兩個一臉自豪的老人,生生地把肚子里的話咽下去了。
      他其實想來賈家,通過父母的壓力,讓賈永楠不再騷擾自己。只是現在看來,賈永楠倒也憐惜父母,把自己是gay的事情瞞得死死的。
      賈家父母問羅念東來家里的目的,羅念東只好扯了個謊:“哦,我家有一輛破皮卡,車不值錢,就是帶個車牌,叔叔要有興趣的話,可以便宜賣給你。”
      賈爸爸興奮起來:“真的,多少銀鈿?你家大人同意么?”
      羅念東只好再扯謊!他謊稱破皮卡他有自主處理權,因為交了一個學表演的女朋友,花錢太厲害,他就想處理掉這個皮卡……
      羅念東說了價錢!比市場價便宜一半。
      賈爸爸壓抑不住喜悅了!
      但賈媽媽卻說,啊喲,我們手上只有三萬塊錢啊——倒不是說只有這點錢,只是大部分在銀行都是五年的定期,再有幾個月就到期了,現在取吃虧了……
      賈爸爸緊張起來,唯恐羅念東走人,但羅念東笑著說,三萬就三萬吧,誰讓我急用錢呢!
      羅念東離開時,順手拿起了手機,手機還未點亮時,屏幕相當于鏡子,剛好看到賈爸爸向賈媽媽豎起大拇指。也是,一句話就砍掉了一萬五,是夠讓他們高興的了。
      陳穎慧再次回到上海時,沒坐飛機,坐了高鐵。羅念東開著新車去接她,她看到車時,恍惚了一下。
      坐在車里,陳穎慧問:“怎么換車了?”
      羅念東買了一輛國產新能源車,免了上牌費。
      羅念東跟陳穎慧講了破皮卡轉賣的事情,陳穎慧悻悻:“就賣了三萬塊啊?要知道,我就買了,我買輛美國進口的皮卡,更拉風!”
      在一家五星級酒店吃的自助餐,陳穎慧請的,她堅決不欠羅念東的情。
      陳穎慧講了一些劇組里的趣事。冤家路窄,她這次跟那個吳演員又碰上了。吳演員這兩年運氣好到爆棚,有老板捧,影視業又蓬勃,好多大IP劇都找他,他還特別擅長演那種陰柔的角色,粉絲們也很吃這一套,如今他的粉絲都上千萬了,片酬也三四千萬了。
      “你知道嗎?他居然還記得我,一見我就向我道歉,真的,我都傻了。我本來還挺別扭的,但他真向我道歉后,我一下子就原諒他了。”陳穎慧說,“他對我很照顧,他現在有錢了,也想在上海置業,還向我咨詢哪個樓盤比較好……”
      吳演員變化這么大,讓羅念東很吃驚。陳穎慧分析說,大概是成功之后,胸懷就寬廣了。吳演員還跟陳穎慧聊起了賈永楠,說他前后換了六七個助理,就數賈永楠最貼心。可他還是把他開了,因為他覺得賈永楠野心挺大的。
      羅念東哈哈大笑起來。野心?做女生的“男閨蜜”算是野心么?
      陳穎慧笑,那個章縉芳,膚白貌美大長腿,你錯過挺可惜的。
      羅念東炸了,陳穎慧卻是認真臉。羅念東嘟囔著說,雖然開學時吧我對她挺有那個什么意思的,但自從遇見你后,所有的想法都沒了……
      陳穎慧摸摸他的頭,笑:“行啦。暑假你有事兒沒?沒事兒的話,跟我跑劇組吧。”
      羅念東搖頭:“我對演戲不感興趣。”
      陳穎慧笑:“你還想演戲?!做我助理吧——我也有一個‘男閨蜜’啦,哈哈……”
      羅念東沒做過演員助理,他想找賈永楠咨詢一下,但又怕他想多了。正猶豫著,賈永楠倒找上門來了。
      這天,在羅念東租住的地方,羅念東正在陽臺上曬衣服,忽然有人叫他,他恍惚了一下,覺得自己幻聽了。可一扭頭,卻是賈永楠那張妖嬈的臉。
      羅念東被嚇了一跳,賈永楠居然在隔壁的陽臺上,拿著小鏡子涂唇膏。
      賈永楠主動解釋:“縉芳租了這里的房子,我幫她搬家,來這一瞅,嘿,剛好瞧見你。”
      章縉芳居然搬到這里來了?
      章縉芳出來了,淡淡地說,“我要考研!宿舍里太鬧,剛好這房子出租——我可不是黏著你租的房!”
      羅念東尷尬,忙說:“這肯定的。你租的房子,我就放心了。”
      賈永楠撇嘴:“要是我租的房你就不放心了是吧?”
      羅念東點頭:“還真是!”
      章縉芳莞爾一笑:“我們倆合租的。”
      羅念東頓時傻了。
      章縉芳說:“不過我們說好的,他不在這里住,這里空著的兩個房間做他的倉庫!”
      羅念東吃驚:“生意做得這么大了啊!”
      賈永楠很是有些得意。他還主動跟羅念東提起那輛皮卡車的事情,他回去之后爸媽就跟他說了這件事,他旁敲側擊地一問,得知羅念東沒把他身份拆穿,還跟父母做了樁生意,便放了心。
      “我爸現在也開起了網約車,那輛皮卡平時還能當小貨車用,我爸為了讓車發揮最大的效用,一狠心,在菜市場給我媽租了個攤位,我媽從此告別流動小販了……”
      賈永楠說著勤勞的父母,但是臉上又掛著不屑的表情。
      羅念東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他趁機咨詢助理的事兒,賈永楠很熱心,將自己的獨門秘笈全部傳給他了。羅念東拿著小本記著,賈永楠說,說不定你能抓住這個機會搞定女神呢。
      羅念東沒有信心,說,我就是廢柴,你們都開始賺錢了,我還在花家里的錢,唉!
      羅念東挺沮喪的,賈永楠則感嘆說,有什么用?你們這些拆遷戶的錢,光一年的利息就能頂我們干十年。
      這時,章縉芳爸爸媽媽來看女兒了,為避嫌,賈永楠就回學校了。羅念東在看“助理手冊”時,聽到隔壁陽臺吵起來了,豎著耳朵一聽,原來是章縉芳爸媽給她買了一套房,六百多萬,裝修花了八十多萬,離學校有段距離但也不算很遠,可章縉芳卻放著新房不住住這里……
      嘿,沒想到章縉芳家還挺有錢的。
      她爸媽走后,章縉芳喊羅念東一起喝茶。濃儼的普洱,羅念東不懂茶也能品出是價格不菲的好茶。聊天時,章縉芳說了自己的家庭:爸爸是畫家,媽媽是公務員。中國畫家這幾年身價倍增,蘇富比拍賣中,好幾個中國畫家的畫作都近億元了。
      羅念東開玩笑,我當初應該跟你在一起了,哄你爸給我畫幾幅畫,我收藏起來,放幾十年后扔到市場上,一幅畫一個三房,嘿嘿!
      章縉芳“哼”了一聲:“現在也來得及——我有新房不住偏要住這里,你難道不明白我是為了你么?”
      羅念東語塞。章縉芳說,我那閨蜜給我出的主意,他跟我說,那個小演員,肯定瞧不上你,大學快畢業了,你也快死心了!
      羅念東很氣憤,這個老賈,出的什么餿主意啊,剛才還熱心地教我怎么做一個助理呢。章縉芳笑了,說,你把小演員伺候得周到了,她還不理你,那你的心就徹底死了。
      羅念東聽了,悻悻然。
      章縉芳手搭在羅念東肩上:好好做,期待你絕望的那一天。
      劇組終于開拍了。
      陳穎慧等到了她期待已久的角色:京城第一名妓!
      女三,但戲份跟女二差不了多少,如果發揮得好的話,比如會搶戲的話,超過女二很正常的。
      羅念東的任務,就是保證她的狀態是最好的。大熱的天,羅念東按賈永楠交待的,早早地準備好幾個暖寶,當陳穎慧拍落水戲時,暖寶就發揮了作用。一場落水戲要拍兩三個小時,陳穎慧在水里就得泡那么長時間,暖寶貼在肚子以及背部幾個關鍵部位,讓她很輕松地支撐過去。
      生活中的細節做好,還要做好心理上的輔助。陳穎慧戲裝不離身,要保持名妓的狀態,羅念東就跟她來一些古代文人對名伶的那種對話,為此他狂看了一些古詩詞……
      總之,羅念東的工作,做得不錯。可陳穎慧真拿他當助理,跟男演員們說說笑笑,羅念東在一旁干嫉妒沒辦法。
      這天晚上,陳穎慧回來,渾身濕淋淋的,非常沮喪。
      羅念東想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兒,她一頭扎進了他的懷里。
      羅念東心驚肉跳。
      “那個胖子導演欺負你了?”
      他早就瞧那個香港來的胖子導演不順眼了,總拍雷劇不說,還特愛欺負不出名的女演員。
      羅念東擼了袖子:別怕,我為你出氣;大不了不做了,我養你;你放心,那個死胖子要真做了那事,我一定卸他胳膊卸他腿……
      說了一番話后,陳穎慧平靜下來了。
      她說,你卸他腿,你有那膽嗎?
      羅念東鐵齒咬得錚錚響,喲,他還真欺負你了,我卸他腿是輕的!我要他命!
      陳穎慧又說,你要他命,你也會沒命!
      羅念東說,正好,一條命換一條命,不吃虧!
      陳穎慧笑,你這個“拆二代”要沒命了,那么多套房子豈不是沒人繼承了?
      羅念東怒了,都這時候了,還啥房子啊!
      陳穎慧抹抹眼淚,你搞錯了,跟導演無關。
      羅念東不相信。
      陳穎慧說了事情原委。
      她的一個好朋友好姐妹,拍戲時出車禍了,死了。后勤組的一個小伙子,沒有駕照,卻開著后勤組的車拉盒飯,車開得不熟,把油門當剎車踩,撞倒了好幾個人。
      陳穎慧得知消息時,她在醫院已經閉上了眼睛。
      第二天,陳穎慧為拍戲進度得照常開工。交待羅念東,代表慰問好朋友的家屬。
      念東了,發現情況很糟糕。
      演員出車禍而死,但劇組卻沒有給演員買保險。
      肇事的那個小伙子當時就跑掉了,公安局找劇組要肇事者資料,劇組卻交不出來。
      那個小伙子的居然是假身份證。
      制片人只象征性地給了演員五萬塊錢的補償金,這簡直跟打發要飯的差不多了。死者家屬毫無辦法。他們都老實巴交的市民,來自四線小城市,女兒是他們唯一的驕傲。
      念東拿出了十五萬,加上陳穎慧的十萬,湊了二十五萬給了她爸媽。
      爸媽十分驚奇,不過他們也知道穎慧是女兒閨蜜的事兒,對羅念東非常感謝言談之中,爸爸得知羅念東學法律,就央求他幫忙,為女兒討還公道。
      拿到了她的演出合約。
      認真研究了一番,發現了合約的很多問題。
      權屬問題不清,霸王條款好幾個,都是制約演員的,制片方責任撇得一干二凈。
      合約上來看,制片方就沒安什么好心。不過并不是制片方專門針對死者的,對話語權不強的演員,制片方能欺負一個是一個。
      念東決定幫忙!他是一個學生,律師執照沒有,做這個等于是冒險。但他決定還是要出頭,幫弱者伸張正義。他把想法告知了穎慧,聽后說,吧,比起助理,我更喜歡一個俠客
      念東回上海后,是注冊了一家公司業務就是幫助影視從業人員維權。在劇組里呆日子,就發現這里面的人大部分人都是法盲,所以老有編劇維權,演員維權,劇務維權……
      念東成立的公司,就是在這片空白做業務
      然后,他去找法學教授幫忙
      之前就想好了,女演員打官司,教授掙不了多少錢。
      但是,有些人不缺錢,但缺名,比如他要找的這個法學教授。
      跟影視界的資本打官司,不管輸贏,都是出名的大好機會。
      念東就秉持這樣的想法找教授,不卑不亢地談判,并盡可能地給教授戴高帽子,說什么情懷啊俠義精神啊蕩滌社會罪惡啊,并且把女演員的努力以及她家人的照片給教授看,教授心動了。
      羅念東順理成章地成為教授的第一助理,開始辛苦的搜尋證據的工作。
      穎慧的戲拍了四個月,羅念搜尋證據花了兩個半月
      然后又跟教授一起找制片方,各種辛苦各種扯皮,羅念東咬定青山不放松,就吃準了要告制片方,拿著那本身就違反勞動法的演員合約,先從違法勞動法說事兒然后再發動編劇維權,因為編劇合同也同樣無理。再發動其他演員,湊成了一個強大的維權陣容
      制片方主動找羅念東求和,表示愿意賠償女演員三百萬
      制片方以為此事可了,但羅念東撇嘴,區區三百萬,我也拿得出!
      這時,他找來的媒體開始發力,新聞炒得昏天黑地,再這樣下去,戲拍完了也沒有電視臺肯播了。這對陳穎慧肯定有影響,但陳穎慧堅決表示,她情愿失去這個機會。
      制片方吃不住勁了,畢竟他們理虧,最后,制片方報出了六百萬的賠償金,羅念東跟教授一合計,名也出了,官司的話估計賠償金也沒這么多,該了就了。
      此事就這么了了。
      羅念東的公司出了個大名,這時,他找到了自己的方向了。陳穎慧對他刮目相看,跟他說話時的強調都已經嗲嗲的了。
      學校的路上,輔導員給他打電話,他被立“創業典型”了
      在為女演員維權時,賈永楠忽然給羅念東打了個超長電話,問羅念東:“陳穎慧一直說你是假‘拆二代’,你們還有戲么?”
      羅念東笑了,說:“她其實根本不在乎這個事兒。她是貨真價實的‘拆二代’,我真假與否,也得努力上進才行啊。”
      賈永楠又問:“我遇到工廠的一個老師傅,他說你爸當初賣了房子辦工廠,然后你家拆遷暴發了,咋回事啊?”
      這事兒,羅念東也不瞞賈永楠。那年,爸爸下崗,看著一群鉗工焊工之類的鐵哥們唉聲嘆氣,有限的遣散費根本不敢花,有的哥們家里已經到了去菜市場撿菜葉子每天吃清水掛面的地步,他咬咬牙,張羅著辦了個小廠。當時下崗工人再就業需要榜樣,羅爸爸辦廠子辦啥事都一路綠燈。
      羅爸爸賣房子的錢再加上從銀行貸來的錢,到郊區的郊區購置了一個破產小廠,小廠產值小,可土地面積不小,荒著的地皮很多。羅爸爸帶著十幾個鐵哥們,靠著按廢鐵價買來的破機床,開始了制作構件。創業的前幾年非常艱苦,熬過去了,效益好了起來。
      上海發展得太快,地皮飛速地上漲,十年后,小廠占著的這塊地皮成了香餑餑,領導動員拆遷,相鄰廠子對拆遷費漫天要價,羅爸爸沒討價還價,只是請求看在廠里有十幾個殘疾人的份上,再在郊區批一塊地蓋新廠。
      看到那十幾個殘疾人,領導人特別感動,覺得這是有擔當的企業。除了上億的拆遷費外,還在郊區批了一塊地蓋新廠。
      誰也沒想到,五年后,那個廠子又被征用了,用來建一個大型重工企業,拆遷費更驚人……
      殘疾工人則全部由該重工企業接受,羅爸爸年紀大了也做不動工廠了,拿了三億的拆遷款然后開起了網約車……
      羅念東家就是這么暴富的。
      羅念東講完,賈永楠喃喃自語:“我爸缺的,就是豁出去干的勇氣啊。”
      然后,他就掛了電話。羅念東聽得莫名其妙,不知道這家伙犯什么神經了。
      忙完女演員的事兒,羅念東決定找賈永楠談一談,也找章縉芳談一談,勸她別在自己身上瞎耽誤功夫了。
      站在校園里,羅念東感覺復雜。
      因為快畢業了,同學們找工作的找工作,考研的考研,各自都很忙,電話打了一圈,竟然見不著
      唯一見著的,居然是,賈永楠。
      而且,見他的地方很特別:籃球場。
      永楠打籃球,生龍活虎!
      幾個舍友早就搬回了宿舍。
      賈永楠則搬出了宿舍。
      羅念東打電話給他們,問他們是否有意加盟他的公司,兩個已經在家鄉找到工作但是還是想留在上海的兄弟想了想后表示愿意,他們就趕緊回來了。
      他們跟羅念東說了件驚天大事。
      賈永楠,變性了。
      不,更準確地說,他不gay了。
      念東大驚奇:這gay啥喲,還能自由轉換?
      兄弟們拍大腿:“是喲!老這家伙就善于創造奇跡,他還真做到了自由轉換。
      賈這半年,扔掉了他所有的女性東西,化妝品,衣服。
      刪除了所有的女性好友
      賤價處理掉所有商品。
      找了個家政阿姨,把宿舍打掃得干干凈凈,他還自費給宿舍添了個飲水機和洗衣機——話說快畢業了還花這冤枉錢有啥用?
      但賈永楠只能用此表達自己對兄弟們的愧疚之心了。
      親自上門,請兄弟們回宿舍的。
      微信上,他還給兄弟們每人發了一個一千元的紅包。
      五個人,開始跟其他男同學傍晚組隊踢足球了。
      永楠是前鋒,穿著球衣,一往無前。
      那威風,倍兒爺們。
      羅念東聽得云山霧罩,他吃吃地問,那,那章縉芳呢?
      呃!
      兄弟們相互看了一眼。
      老三低頭:好像,懷……懷孕……
      ?!
      羅念東要跳起來了。
      懷孕?誰的?
      那還有誰?賈唄!
      羅念東腦袋里轟然一響。
      他明白了賈永楠變gay的秘密。
      他根本就不是gay。
      他只是想利用gay的身份,讓女神放松警惕,他悄然地進入女神的生活。
      他真心實意教羅念東怎么做好助理,鼓勵他追陳穎慧,其實他的目標是章縉芳。
          他成為章縉芳的閨蜜后,做她的愛心好姐妹,幫她追羅念東,章縉芳一點點地放松警惕,最后,對他完全不設防。
      賈永楠給羅念東打了那個電話后,咬咬牙,將一杯已經摻了點兒東西的飲料端給了章縉芳。
      章縉芳莫名其妙的開始意亂神迷。
      在她眼里,賈永楠這個人畜無害的gay,現出了他的本來面目。
      更絕的是,章縉芳清醒后,賈永楠還哭天抹淚,說自己要走,她不讓他走。
      看著他身上的掐痕,章縉芳也無話可說。
      然后,章縉芳就看到賈永楠腰也直了皮膚也黑了運動衣穿起來了再也不娘了。
      然后,她又發現自己懷孕了。
      再然后,她決定要這個孩子!
      孩子是無辜的,更何況,賈永楠也長得挺帥,一家人都是上海人,還是大學同學,章縉芳想,也算可以吧。
      更何況,他還那么貼心……
      足球場上,羅念東坐在看臺上,看著賈永楠勇猛地將球踢進門框里。
      賈永楠像一頭雄獅一般。
      汗流得幾乎把衣服浸透的賈永楠快活地來到羅念東身邊,跟他打招呼。
      羅念東說,你這沒畢業,房子問題就不用操心了,你挺孝順的,急爸媽之所急!
      賈永楠豪情萬丈:那當然!人生逆襲,你爸爸做到了,那你就省了;我爸爸沒做到,那我就得做!
      羅念東看著他,不知說什么好。
      遠處,陳穎慧開著車來了,賈永楠笑著說,哈哈,其實咱倆都一樣,不是么? 
      羅念東苦笑著走了,他不想聽到關于賈永楠的任何消息了。
      上一條: 我的母親章含之
      下一條: 南山
            青年文學家雜志社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9--2024 www.beihaihurong5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工信部備案:黑ICP備19006430號       黑公網安備 23020202000085號
      版權所有:青年文學家雜志社   咨詢電話:0452-2429996      LinezingStat   
      北京pk赛车软件 www.8dem.com:西藏| www.hdygl.com:绥滨县| www.cp5593.com:乌鲁木齐市| www.curvy-lady.com:樟树市| www.gcxlsj.com:苍梧县| www.ghyakeli.com:桦南县| www.ctocmall.com:大兴区| www.dx557.com:密云县| www.cclh123.com:弥勒县| www.lzhso.com:德惠市| www.inhouse-outhouse.com:象山县| www.h6586.com:丽江市| www.ocaima.com:肃南| www.asscing.com:武定县| www.zhongyifeedtrade.com:翁源县| www.justintoy.com:正安县| www.delatan.com:吉隆县| www.therasmusfc.com:综艺| www.1663pj.com:原平市| www.vsdtv.com:溧水县| www.walterosorio.net:长春市| www.xgonl.com:垣曲县| www.medianewslive.com:陈巴尔虎旗| www.wateric-valve.com:铜鼓县| www.bjahwt.com:赤城县| www.wldzdp.com:嘉黎县| www.shoplocalinverness.com:申扎县| www.shguwanpm.com:宝丰县| www.barnfrog.com:静乐县| www.andrewcambron.com:宣威市| www.bsmartsoft.com:梁平县| www.ate77.com:安新县| www.ift-expertise.com:绵阳市| www.sqgdz.com:长阳| www.jiechangjs.com:林甸县| www.jingyi111.com:会同县| www.nettensatis.com:邢台市| www.kbcnewshub.com:辽宁省| www.chunhobojogi.com:诏安县| www.bikerzworld.com:腾冲县| www.n8387.com:四会市| www.axshiye.com:正安县| www.jumpingjacksjumps.com:望城县| www.apofraxeis-athina.com:洛扎县| www.pikaglass.com:平顶山市| www.schmitzfinefood.com:监利县| www.xtremeracing.net:泰和县| www.thethirtysix.net:衡山县| www.ingilizcesarkilar.com:鹿邑县| www.mosmedia.net:吉林市| www.illuminingtalks.org:吉木萨尔县| www.netjetmarketing.com:邻水| www.aromatherapy-eucalyptus.com:沁阳市| www.actforourfuture.org:历史| www.sproutstudio.net:招远市| www.agaogluexport.com:黄陵县| www.agence-nad.com:南投市| www.inkedcreatively.com:牡丹江市| www.8dem.com:辽宁省| www.kjjdyp.com:济阳县| www.ynthp.com:毕节市| www.hbstzt.com:万州区| www.valentine1china.com:萨嘎县| www.chenabtimes.net:临桂县| www.aidaomu.com:兴城市| www.lenserver.com:武宁县| www.cnbpl.com:平邑县| www.im-mould.com:剑川县| www.clsiouxlookout.com:京山县| www.airotours.com:新竹市| www.sdstones.com:揭东县| www.6819666.com:讷河市| www.apartemenkuningancity.com:恩施市| www.pa-secret.com:迁西县| www.domrestaurante.com:尼木县| www.sqgdz.com:赣榆县| www.golobd.com:临朐县| www.h-touzi.com:涪陵区| www.potap-nastya.net:永宁县| www.yz-tygy.com:西贡区| www.southerncrossnat.com:龙海市| www.barbaralagatta.com:东宁县| www.leafwell.org:藁城市| www.zainvista.com:呼图壁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