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pnfpx"><optgroup id="pnfpx"></optgroup></rt><rt id="pnfpx"><optgroup id="pnfpx"></optgroup></rt>
  1. <cite id="pnfpx"><span id="pnfpx"></span></cite><ruby id="pnfpx"><big id="pnfpx"></big></ruby>
  2. <ruby id="pnfpx"></ruby>

    1. 在線咨詢
      稿件出版
       
      msn: msn:
      最新公告
      更多>>
      目前的位置:首頁 >> 原創文學 >> 雙絲網
      雙絲網
      /王舉芳
        1
        清晨,貝拉起床拉開窗簾,清風吹拂著她的發。她借著風聲輕輕地嘆息了一聲,還是被思陽聽到了。思陽走到貝拉身邊,遞給她一杯牛奶,說:“親愛的,你怎么了?”
        “我沒事兒,我只是有點不舒服。”
        “又疼了嗎?”
        “嗯,你別擔心我,很輕很輕的痛,我能忍受,倒是你,總不好好吃飯,這樣下去,身體怎么受得了。”
        “我不想再拖累你……”思陽的眼睛在陽光的照射下,映出水的影子,他望著清晨的陽光,滿臉憂郁。不久前,他覺得身體不舒服,去醫院檢查,結果令他差點跌坐到地上,是胃癌,做了手術,而后是痛苦而漫長的化療。有時候不堪疾病的折磨,他真想眼睛一閉,結束這難捱的日子,可看看貝拉,他就想起他們愛的諾言:情深意篤,天長地久。而因了這惱人的病,這么快就面對分離,這令思陽更加痛苦,比病痛更痛。
        貝拉端來一碗小米粥:“思陽,喝粥了。”思陽回過頭,笑了。
        貝拉看思陽喝完粥,端碗回到廚房,眼淚再也抑制不住。她不敢哭出聲,只能劇烈地無聲地抽泣。
        就在昨晚,石穎對她說:“你現在身體有病了,照顧不好思陽了,你跟他離婚吧,我跟他復婚,我來照顧他。”
        貝拉沒有底氣卻很堅決地說:“不,我愛思陽,我能照顧好他。”
        “你是不是臨死還想拉個墊背的,你這個女人,太自私太歹毒了,就你愛思陽嗎?我比你更愛思陽,你現在得了癌癥了,自己都命將不保,你怎么照顧思陽?再說,要不是當初你插足,我和思陽過得很幸福……”
        石穎的話句句像刺,扎得貝拉的心生疼。要是時光能夠倒流,貝拉也許不會選擇為了自己的愛情義無反顧去傷害別人。但要說后悔,貝拉一點也不后悔,思陽是她摯愛的男人。只是想到石穎哀怨的眼,想到自己狠心丟給前夫的孩子,貝拉心里充滿了負疚感。
        “愛能遮掩許多的過犯。”貝拉擦干眼淚,默默對自己說:“但愿我付出的愛,能融化掉我的一些過錯吧。”
        2
        十多年前。春天。杭州。西湖。斷橋上。一位身穿青花旗袍的女子手撐著一把油紙傘,如楊柳扶風,款步走過斷橋,她不知道,有一道目光緊緊鎖著她的身影,不肯有一絲一毫的偏離。
        “對不起,我……”女子下得橋來,匆匆走過來一個中年男子,到她跟前時,懷中抱著的一摞書嘩啦啦掉落,有幾本差點砸到她的腳上。她看了一眼男子,男子的目光正好和她的目光相遇,她看到了那眼神里的尷尬,還有些許的慌亂。她微微一笑:“沒什么,我幫你撿。”說著她蹲下身子,他也蹲下來,她幫他把一本本書摞好。
        “這本,可以借我看一下嗎?”她握著一本藍色封面的書望著他,清澈的眼神讓他無法拒絕。
        “好,這本書送給你了。”
        “送我?”
        “嗯,不好意思,這是敝人的拙作,容你不棄,十分榮幸。我走了,謝謝你!”他快步離去,沒走出多遠,回過頭來看她,她還在原地,收了傘,手捧著他的書,看得有些忘我。斜陽橙紅色的光灑在她的身上,映射出一種瑰麗的溫暖,這種溫暖,讓他著迷,讓他心動。
        他折回身,走到她身邊說:“今晚6點在斷橋邊,我有個讀者見面會,不知道您能否賞光,前來捧場?”
        “哦,我……看安排吧。”她淡淡一笑。
        已近晚上十點,讀者見面會結束了,他還沒看到她的身影。他一個人站在斷橋邊,望著波光蕩漾的湖水,有些愣神。晚風清涼,讓他有了幾分清醒。他已是人到中年,有賢惠的妻子,可心的兒女,事業風生水起,生活幸福如意,真不該再有什么非分之想。他搖搖頭笑了,笑自己的幼稚和淺薄。
        “思陽老師,還好,你還沒走。”聽到聲音,他回頭,是她,依舊是青花旗袍,只是肩上多了一件淺色的披風,手里握著他送她的書,淺笑嫣然。
        “我不舍得走啊,你看,這西湖夜色多美。”他覺得自己的心跳得越來越快,就快要跳出胸膛似的。他努力保持著表面的平靜,把目光望向遠處,再遠處。
        “思陽老師,您是我仰慕的學者,沒想到您的文筆也這么好,更沒想到能在此與你相遇,十分榮幸!謝謝您惠贈佳作,我回去后一定細心賞讀,可能我會與您交流一些讀后心得,介意告訴我您的郵箱或者地址嗎?”她的聲音在他耳朵里是那樣婉轉,好似清脆的黃鸝,不,黃鸝的聲音沒有她的甜,對,是甜,這種甜,讓他甘愿化在里面。
        “謝謝!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郵箱和電話。不早了,回去休息吧。明天一早我要飛北京參加個很重要的會。再見!”他努力平復著內心的狂瀾,他告訴自己,在“粉絲”面前,千萬不能失態。尤其是這個女子,在這個讓他心海波濤洶涌的女子面前,更要持重。他做到了。
        思陽走出幾步,回頭看,女子還站在那里望著他的方向,笑意盈盈。思陽也微笑著,輕輕點下頭,轉過身繼續走。
        身后傳來女子的聲音:“我叫貝拉,思陽老師,希望有機會再見到您!”思陽回過頭,笑著揮揮手,輕輕地,就像作別天邊的云彩。
        3
        收到貝拉發來的第一封郵件時,思陽的心再度狂跳。他坐下,站起來,站起來,坐下,像個無措的孩子。他點燃一支煙,剛吸兩口,妻子石穎就在廚房里喊:“思陽,前幾天健康查體,醫生說你氣管不好,不是建議你戒煙的嗎?咋又抽上了?”思陽一邊應答著:“哦哦,知道了,不抽了”,一邊關掉郵箱頁面,不知為什么,他從來沒有什么隱瞞過妻子,但貝拉的郵件,卻那么不想讓妻子看到,像小時候保護一個心愛的秘密,謹慎、小心,內心充盈著滿滿的歡喜。
        石穎睡了,思陽打開郵箱,再讀貝拉的郵件,內容很簡單:
        思陽老師:您好!
        讀您的書,發現有很多觀點我們都是相同的,便覺得一切都親切起來。書還在讀,我要細細讀。如果有機會,能當面聊聊,該多好。先這樣。一切順安!
        貝拉
        思陽一遍遍讀著郵件,讀得朝露濕了眼睛,讀得輕風惹起了滿湖漣漪。看著窗外的晨曦,思陽開始懷疑自己,懷疑自己對妻子的愛。他對貝拉的感覺才是“心動”,對,是心動。心動,原來是這么美妙的事。
        在回復欄,思陽敲下幾個字:
        貝拉,你好!
        看到你發來郵件,甚喜!相信會再見的。祝好!
        思陽
        思陽的郵件回復的沒有一點風浪,他不想傷害妻子石穎,更不能為了一己私情,打破貝拉原本的生活,那樣太自私太自私,自私的男人不算真正的男人。
        好幾個月,貝拉都沒有發郵件來。思陽有了新的習慣,忙的間隙,思陽打開郵箱,眼睛讀著貝拉的郵件,獨自歡喜,獨自美好,獨自溫暖。
        一天,思陽在A城出差,在一家快餐店吃飯,快餐店有一臺不大的電視正播一檔娛樂節目,女主持人的臉讓他的心怦然一動。“貝拉!”他禁不住喊出了聲,隨即意識到自己的失聲,不看周圍人好奇的表情,埋頭快速吃完飯,急匆匆回到住的賓館,打開電視繼續看。是貝拉!沒錯,不過貝拉沒有穿旗袍,穿了一身休閑裙裝。思陽的目光緊緊盯著屏幕里的貝拉,節目結束了,貝拉的身影消失了,他依靠在床頭,覺得心無比空曠。
        思陽呆了很久后,掏出手機,撥通了老同學申林的電話,申林就在A城的電視臺工作。申林一聽思陽來到了A城,立馬打車來到了他住的賓館,老同學相見,一番握手、擁抱后,兩個人坐下來聊天。
        “聽說你最近又出新書了,給我帶沒?”申林說。
        “沒有,我來的匆忙,原本……”思陽頓了頓。
        “原本就沒打算見老同學是不是?你這個人啊,總是這樣,大禹治水三顧家門而不入,你說你來我們A城多少次了,你見過我幾回?我們上學的時候,可是親兄弟一樣的,那時候我喊你媽叫媽,你喊我媽也叫媽,你還記得不?”
        “記得啊,怎么會忘呢?我們比親兄弟還親,我的身體里還流著你的血呢,那次徒手攀巖摔下來,被一棵樹掛住,斷裂的粗硬樹枝割斷了血管,幸好有你,你背我去醫院,還為我輸血,這份情誼,我永遠忘不了,兄弟。”思陽用力地握住申林的手。
        “不提這些了,誰讓我們是兄弟呢?說吧,找我什么事?”申林看著思陽的臉。
        “哦,我沒什么事兒。”
        “我還不知道你?沒有事兒你絕對不會給我打電話的,說吧。”
        “真沒事兒。”
        “和石穎鬧矛盾了?”
        思陽沒有回答,輕輕嘆了一口氣。
        “當初我對你說什么來著,石穎不是你動心的那類女孩,你不聽,是,石穎對你是真好,但好是一回事兒,愛又是另一回事兒。好代替不了愛。石穎愛你是真的,可是你愛她嗎?你和她結婚,完全是把她對你的愛當做恩澤去回報,你不是愛她,你是在報恩,不是愛。說說,咋了?有想法了?遇到生命中的真愛了?”
        思陽叫來申林后就有些后悔了,他不想讓申林知道貝拉,知道他對貝拉動了心。可申林就像他肚子里的蛔蟲,把他的心思看得透透的。
        “你們電視臺是不是有個主持人叫貝拉?”
        “對,主持娛樂節目的,你認識她?”
        “算不上認識,我在杭州簽名售書時有過一面之緣。”思陽盡力輕描淡寫。
        “她不知道我倆是老同學,老在我面前夸你的書寫的好呢,還勸我也去書店買一本看看。這女人,直爽,敢愛敢恨,做事很執著,有股子犟勁兒。想見她?”
        對于申林的直截了當,思陽有點慌亂:“不,哦,我是說這樣會不會太冒失?”
        “她是我同事,我約她,她肯定來。等著,我給她打電話。”
        申林打完電話,帶思陽到了跟貝拉說的那家飯店。是家安靜的飯店,飯店不大,食客也不算多,但環境很干凈。
        當貝拉小鳥一樣飛入飯店向他們走來的時候,思陽心里的兔子突突亂跳,他故意扭頭朝著飯店的玻璃窗外看。
        “這不是思陽老師嘛!”貝拉驚呼道。
        “你好!”思陽轉過頭,握了一下貝拉伸過來的手。
        整個飯局,思陽顯得有些拘謹,申林和貝拉說說笑笑,思陽偶爾說一句,偶爾笑幾聲。一個多小時后,貝拉回家。申林對思陽說:“兄弟,我確定你愛上貝拉了。”
        “別胡說。”
        “我沒胡說,我看到你看貝拉的時候,眼神里有火焰。”
        4
        A城一別,思陽更加想貝拉,對,是想,從記事起,他從來沒這樣去想一個人,有時候想的心要發燒一樣。
        石穎說:“思陽,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怎么最近不愛說話也不愛動了?要不我陪你去醫院看看?”
        “我沒事兒,這段時間寫新書有些累,過幾天就好了。”思陽拿起一支煙想點燃,看了看石穎又放下了,他對石穎說:“我出去走走。”
        是初春,風清寒,夾雜著絲絲的暖。小河的冰已開始有了融化的痕跡,思陽仿佛聽見來自冰層下那清澈的歌聲。漫無目的地走著,順著一條不常走的路,走到路的盡頭,有一汪水塘,水塘中央已有水蕩漾,寂靜無聲,在陽光下閃著毛嘟嘟的眼睛。思陽禁不住心一動,這一汪春水,多像貝拉的眼睛啊,清澈、明凈,讓人心動。心動,自從遇到貝拉,思陽無數次想到這個詞,反復咀嚼品味,越品越覺得有意味,越品心動得越厲害。
        “貝拉,你是我心里最近的距離,你知道嗎?我為你著了迷,如此狂熱,而又如此寂寂,你是否能感知到我的心……”思陽輕輕自語著,把一聲嘆息留給一朵小野花,轉身往回走。
        風吹送暗香,生出柔波的心和沉默的唇相依相偎,悄悄躲在時光的后院,不再迷戀生活的豐富多彩。整整半年,思陽以寫書為理由,拒絕著往常的生活模式,也拒絕著石穎的熱情。石穎實在忍無可忍了,她猛烈敲著思陽的門怒喊:“思陽,你說你是不是被哪個狐貍精迷住了?!”
        思陽開門,用眼睛使勁看一眼石穎,拿了衣服鑰匙,開門下樓去。他覺得石穎不可理喻,太不懂他的心。
        半年了,貝拉沒再給思陽寫郵件,像風刮過,繼而消失得無影無蹤,一絲痕跡都不曾留下。思陽拿出手機,翻找到貝拉的號碼,按下,未接通又趕緊掛掉。“這個電話不能打。”思陽對自己說。手機揣到口袋里,沿著路邊漫無目的地走。
        “叮鈴”一聲,是手機短消息的提示音。思陽拿出手機,打開一看,手有些抖,看到那個名字,心也抖起來。是貝拉發來的短消息,只有兩個字:你好。
        “你好,這些日子在忙什么?”思陽回復。
        “我想你!”看到貝拉發過來的這三個字,思陽立時感覺周身熱血沸騰。他毫不猶豫回復:“我也想你!”
        “明天見!”隔了幾分鐘后,收到貝拉這樣的回復。這樣的回復讓思陽一頭霧水。
        “明天哪里見?”思陽回復,卻遲遲未收到貝拉的回復。思陽握著手機,走幾步看幾眼貝拉的短信,始終想不出“明天見”是什么意思。
        “難道明天……”思陽的思維像一座活火山,但他不敢想下去了,因為想象中的那個美到精致的開始或許是一個災難的結局。
        輾轉反側,一夜無眠。太陽升起來了,思陽穿衣起床,走到窗邊望著滿天的朝霞出神。猛然聽到敲門聲,思陽的心猛地顫了一下,稍微鎮定,他想去開門,石穎比他速度快,已經到了門邊,問:“誰啊?”思陽悄悄退了回去。
        “誰啊?”石穎見沒人回應,眼睛貼近貓眼往外看,敲門聲又響起,石穎遲疑了一會兒,開了門。思陽的心像有只手在撩撥。
        “請問這是思陽老師的家嗎?”是貝拉。還沒看到人,只聽其聲,思陽就知道是貝拉。
        “是,請問您找思陽有事嗎?”
        “我可以進去說嗎?”
        “請進。”石穎上下打量著這個清早造訪的陌生女子。女子拖著拉桿箱進了門,好像熟人一樣,在沙發上坐下,說:“思陽呢?”
        “請問您找我先生什么事兒?”石穎的眼神很不友好。
        “我找思陽。你是他太太?”女子站起身,上下左右打量著石穎。面對陌生女子的冒犯,石穎有些生氣。
        “這是我的家,請你出去!”石穎用手指著門口。
        “進門容易出門難,我既然進門來了,見不到思陽我是不會走的。”面對陌生女子的霸道,石穎實在受不了了,沖著書房喊:“思陽,你給我出來!”
        思陽戰戰兢兢走了出來。
        “思陽,我想死你了!”貝拉沖到思陽面前,摟住他的脖子,一雙水汪汪的眼睛熱辣辣地看著思陽,完全不顧石穎的存在。
        石穎看到這種情景,氣得肺都要炸了,她上前扯開貝拉的手,指著門口厲聲說:“你這個不要臉的女人,想勾引我們家思陽,沒門,你給我滾出去,你這個狐貍精!”
        貝拉不氣不怒,只瞪著眼睛看著石穎。石穎渾身充滿了氣,滾圓滾圓的,“咕咕”的呼吸,渾圓的身體隨之此起彼伏。貝拉突然笑了:“思陽,你老婆很愛你啊,你愛她嗎?如果你愛她,我立馬從你們的世界里消失,再也不會打擾你們,思陽,你愛她嗎?”貝拉站到思陽面前,望著他。思陽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驚得沒了主意,支支吾吾起來:“我……我……”
        “思陽,你問問你的心,你到底愛誰,我等你的答復。”貝拉拉著拉桿箱向門口邊走邊說:“思陽,我愛你,我已經離婚了。”然后頭也不回地下樓去了。思陽望著空蕩蕩的門口,呆若木雞,心魂皆飛。隨即,被石穎凄厲的哭聲驚醒。他一屁股蹲在沙發上,雙手抱著腦袋,他知道他遇到了人生最大的難題,他沒有辦法解決的處處安好。
        窗外,下雨了,雨洗刷著世界,一些東西消失,一些東西模糊,一些東西漸漸明朗。
        5
        貝拉想到此,深深嘆了口氣,她不怪石穎趁她病著來搶思陽。再說思陽不是物品,誰搶到就是誰的。
        貝拉的疼越來越厲害,只好接受了醫生的建議,開始了痛苦的化療和放療。脫發、嘔吐、吃不下飯……一個療程下來,她被折磨的不成樣子。望著形如枯槁的自己,她連可憐一下自己的力氣都沒有。
        還好,思陽守著她。只要思陽在她身邊,再痛苦也是幸福。
        “思陽,你感覺怎么樣?”貝拉撫摸著思陽稀疏的頭發,短短幾十天,全白了。
        “我很好,我天天告訴自己,你病著,我得照顧你,所以不能倒下。精神的力量是無限的,堅定的愛情是會催生奇跡的,你看,我現在不像個病人了吧?”
        “嗯,我是病人,你的病都給我,我要你健健康康的。”貝拉握住思陽的手,四目對望,滿滿深情。
        貝拉開始第二個療程化療的前幾天,她給石穎打了電話,她拜托石穎照顧思陽。石穎很痛快地答應了。貝拉掛掉電話,眼淚順著雙腮無聲滑落。或許,真的該把思陽還給石穎。她想。
        稍微舒服的時候,貝拉就慢慢踱到病房的陽臺上,坐在陽光里想往事。
        那天她丟下那句“思陽,我愛你,我已經離婚了”,離開了思陽的家,走在陌生的大街上,她淚落如雨。為了愛情,她選擇舍下也算安穩的日子,舍下年幼的孩子。她覺得自己太自私太自私,可是她覺得自己沒錯,生命短暫,為了愛,勇敢一次有什么不對呢?她不知道思陽會不會為了她離婚,但她知道思陽對她是真心的,雖然他極力掩飾,但那種愛的悸動是掩飾不住的。
        她找了家旅館住下。一天,兩天,一周過去了,沒有思陽的一點消息。貝拉又開始流淚,她一遍一遍問自己:是我錯了嗎?真的是我錯了嗎?或許真是我錯了,我的沖動破壞了兩個家庭,傷害了那么多人,我真不該,真不該……想起年幼的孩子小手使勁拽著她的手,稚嫩的臉上滿是淚水,一聲聲喊著“媽媽”,那一刻她的心像被生生撕裂了一樣,汩汩冒著血。那一刻她真想回頭,回到過去波瀾不驚的日子,可內心里有一個更強烈的聲音在對她說:不要回頭,你不想和你真心愛的人在一起嗎?你不是發誓為愛勇敢嗎?你怯懦了嗎?你害怕了嗎?終于,她掰開孩子的手,風一樣,快速走去。是逃離,更是奔赴。可是這些,思陽會理解嗎?會感知嗎?她糾結,痛苦,痛苦,糾結……十幾天的功夫,憔悴了很多。
        第十六天,貝拉望著鏡子里不成人樣的自己,又想哭又想笑。忽然,手機響起,是思陽的電話,她急忙按下接聽鍵:“喂,思陽,我以為你不管我死活了。”
        “貝拉,你在哪兒,我過來找你,我已經離婚了。”聽到思陽這些話,貝拉大哭起來,全然不顧電話那頭的思陽焦急地問:“貝拉,貝拉,你怎么了……”
        望著面容憔悴的貝拉,思陽握住她的手說:“貝拉,我現在是凈身出戶,你愿意跟著我受苦嗎?”
        “除了你我啥也不要,我只要有你就夠了。”
        “我已經辭職了,鬧成這樣,在單位影響不好。你跟我回鄉下吧,那里有一處我前些年買的老宅,每年我都去住一段時間,你愿意跟我一起去嗎?”
        “我愿意,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從今以后我就是你的影子。”
        貝拉緊緊擁抱住思陽,這個男人,她真的沒有愛錯。那些所有受過的熬煎和掙扎,此刻,她覺得都是值得的。
        春天來了,貝拉挽起長發,穿起素衣,一雙纖纖玉手拿起撅頭,在院子里翻土,整畦,挖坑,播種,覆土,澆水,忙活的臉色像春陽一樣嬌紅。不幾天,綠茸茸的芽兒破土而出,貝拉高興地喊來思陽,兩人又蹦又跳,興奮得像三歲的孩童。
        遠離城市的日子是清淡的,但兩個人彼此用心愛著,用情守著,就是最幸福的。
        貝拉想到此,臉上溢滿了笑容,不由輕輕哼起了黃梅調:“你耕田來我織布,我挑水來你澆園,寒窯雖破能避風雨,夫妻恩愛苦也甜……”
        貝拉完全沉浸在那段幸福甜蜜的苦日子里,沒注意到身后的石穎。石穎默默站在貝拉身后聽她唱,聽著聽著,眼里聚滿了淚水。
        6
        26床,吃藥。”聽到護士喊,貝拉慢慢站起身。她是26床。在醫院里,26床就像她的名字。
        她看見了正在擦眼淚的石穎,一怔,問道:“你怎么來了?”
        “思陽不放心你,讓我來看看你。”石穎欲扶貝拉。貝拉快走一步。石穎知趣地縮回了手。
        “你回吧,告訴思陽,我很好,你也看到了,我心情也很好,還唱戲呢。”貝拉笑得有些勉強。
        “貝拉,手術吧,這個病手術后,有很多康復的例子。”石穎說這些話的時候望著貝拉,眼神像極了一位可親的姐姐。
        “不,我不允許我有任何的瑕疵和殘缺來面對思陽。”貝拉不看石穎,眼睛望著窗外。
        “貝拉,你何苦為難自己。”
        “我沒有為難自己,我愿意為思陽受任何罪。”
        “可是你知道,思陽希望你好好活著。”
        “所以我要完整地活著。”此時貝拉轉過頭,面對著石穎,眼神很固執。
        “好吧,那我走了,你好好休息。”
        望著石穎走出了病房,貝拉的眼淚唰的一下淌了下來。她多想不得病啊,多想像以前一樣,與思陽相扶相攜,同甘共苦,不離不棄。
        哭夠了,貝拉更恨石穎了,恨石穎的落井下石,不安好心。是的,是更恨。以前她恨石穎,只是出于女人之間的爭風吃醋。貝拉又想起那個下午。
        那個下午,貝拉陪思陽回城里開會,思陽說想孩子想回家看看,貝拉同意了。思陽有兩套房子,和石穎離婚時給石穎一套,一套留給他和孩子。為了不讓孩子和貝拉在一個屋檐下敵對,思陽請了保姆照顧孩子,帶貝拉到了鄉下。
        貝拉安頓好思陽,想出去買些東西帶回鄉下,便讓保姆陪她出去轉轉。當保姆和貝拉提著大包小包進家時,貝拉發現門口的鞋架上多了一雙女人的鞋子。貝拉吩咐保姆去接孩子放學,她輕手輕腳、小心翼翼四處巡看,走到臥室門口,聽到里面傳來一個女人的呻吟聲,還有思陽的呻吟聲,呻吟聲高高低低交錯,有節奏地推向高潮。貝拉一下子傻了,轉瞬,她努力平復自己的心緒,告訴自己要冷靜,冷靜,再冷靜。
        貝拉跑出家門,沿著馬路瘋狂奔跑,直到自己身疲力竭,再也跑不動。她在路邊坐下來,想哭,卻沒有一滴淚,就那樣傻呆呆地坐著,坐著……直到夜深,思陽焦急地尋來。
        “你還愛著那個女人嗎?”貝拉望著思陽,眼神哀怨。
        “不能說不愛,也不能說愛。畢竟她是我的前妻,孩子的親媽。離婚后,她一直沒有找別的男人。離婚時她就說,除了我,這輩子她不允許第二個男人碰她的身子。那天她聽說我們回來,過來看看,她看你不在,就把我拖進了臥室,她看我的眼神,像一團火,所以,我……我……被她點燃了。”思陽低頭撥弄著手。
        “你這是在侮辱我的愛,背叛我們的愛情。你以為你這樣是為石穎好嗎?其實對她來說也不公平。思陽,你把自己變成了個不忠不義的男人。你好好想想吧!”
        思陽依舊不說話。貝拉也不說話了。
        很長一段時間,貝拉不理會思陽。她像一只受驚的蚌一樣,把自己蜷縮進殼里。可心每時每刻都在滴血,劇烈的疼著。她對自己的愛有潔癖。無數次,她一遍遍沖刷自己的身體,連同自己的心。無數次,她想離開,離開這個讓她愛得忘了自己的男人,歸隱山林,再也不染塵世,再也不提“愛”這個字。
        日子像蔓生的野草,長滿貝拉的心園,貝拉嘆一口氣,仿佛聞到草糜爛后的氣息。她有些懷念那些春水流淌的日子了。以前她以為只要愛著就不會生恨。現在她終于明白,愛與恨,糾纏不清,且經常在意料之外發生。
        終于,貝拉敲開思陽的門,說:“思陽,你贏了,但我也沒有輸。我妥協是因為我愛你。我答應你,每年你都可見石穎一次,但必須是有我在場,你們再也不要褻瀆我們的愛情!”
        貝拉之所以做出這樣艱難的決定,是她想明白了,石穎在某一方面是可愛的,比如對自己感情的忠誠。再就是,她體會到了自己搶走思陽后,石穎是如何的痛苦。也許石穎和她,她倆此生注定是彼此落在彼此心上的一粒沙子。疼著,恨著,有時候又必須容著,無可奈何著。
        7
        “貝拉走了!貝拉不要我了!”思陽手拿著桌子上貝拉留下的離婚協議書,忽然孩子似的大哭起來。
        “思陽,你不要著急,貝拉會回來的,她也許只是找個地方靜靜心。”石穎接過思陽手里的離婚協議書,放到書櫥里,扶著思陽坐下,用紙巾輕輕給他擦著淚水。
        “石穎,貝拉還病著,她會去哪里呢?自從我和她結婚后,她從來沒離開過我。她膽小,怕黑,又很任性,離開我,誰來寵著她呢?”思陽拿過手機,撥貝拉的號碼,提示“你拔打的號碼已關機。”思陽繼續撥,依舊不通。他一直一直撥,聽到的都是拒絕的聲音。思陽把手機摔在地上,頭仰靠著沙發,望著潔白的天花板,眼神空洞無神。
        思陽天天等貝拉回來。花紅了,葉綠了。草,一次次生長,一次次枯萎。第五個春天接近尾聲的時候,思陽等的身子疲倦極了,坐在門口東張西望一陣,叫了一聲“貝拉”,永遠閉上了眼睛。
        石穎搬到了孩子身邊,孩子像一顆小太陽,讓她的心不再冰凍,世界也仿佛變得親切了,甚至每一天的晨曦,她都讀出了新鮮。
        那日,石穎在附近的一座山中游玩,居然發現一處小小的廟宇,以前她從不知道此山上還有一座廟宇。她走了進去。
        廟堂很小也很簡樸,簡陋的桌上只有一尊菩薩像。桌前有一個蒲團,很整潔,看樣子經常有人在此跪拜。石穎雙手合十進行跪拜,以純潔,以真誠,以親切,以寬容。
        “你?”石穎拜完,回轉身,一下看到了不知何時站在身后的貝拉,十分吃驚。貝拉瘦了,但面色看上去比住院的時候好了很多。
        “我一直在這里等死,可是到現在還活著,也許是菩薩保佑吧。”貝拉拿來水杯,倒了一杯白開水遞給石穎。
        “他,還好嗎?”過了好一會兒,貝拉輕聲問。
        “思陽他,走了。他一直在等你。”
        “我選擇離開,是希望思陽,還有你,過得幸福。”
        “你走后的這些年,我雖然天天照顧思陽,但我們沒有親近過。思陽說他愛你,你喜歡干凈的愛情,他不允許自己變得臟了。”
        “思陽……”貝拉輕輕一聲呼喚,眼淚淌滿臉。
        “跟我去看看思陽吧。”
        貝拉和石穎,一前一后向山外走去。
        石穎像姐姐一樣照顧著貝拉。一年后,貝拉病危,她拉著石穎的手說:“姐姐,請你原諒我。”一滴淚從她的眼中滑出,如一顆閃亮的珍珠。
      上一條: 祝英臺近(外一首)
      下一條: 若 夢
            青年文學家雜志社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9--2024 www.beihaihurong5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工信部備案:黑ICP備19006430號       黑公網安備 23020202000085號
      版權所有:青年文學家雜志社   咨詢電話:0452-2429996      LinezingStat   
      北京pk赛车软件 www.lavicardesigne.com:赫章县| www.planetonegame.com:阿瓦提县| www.youjiataoci.com:丰县| www.consumsostenible.com:永年县| www.qiaotaitai-bj.com:灵台县| www.gy45.com:葵青区| www.mescoindia.com:浑源县| www.vmarketingblog.com:固始县| www.petsupplydistributor.com:白银市| www.mslct.com:平果县| www.tagged-login.com:赤水市| www.kmnwr.cn:新昌县| www.fusion-mania.com:新疆| www.ppxsp.com:道真| www.jt1h.com:苏州市| www.ozcanis.com:那坡县| www.houyanjun.com:延边| www.szjlufe.org:塔河县| www.felixcaneinc.com:麟游县| www.germanincubator.net:吉水县| www.512825.com:五华县| www.consumsostenible.com:乌海市| www.zhengyuxiangsu.com:鄂州市| www.apexhealthproducts.com:绥德县| www.xczc1.com:洱源县| www.biji-rumput.com:南部县| www.jxwanli.com:义马市| www.linksforlunch.com:长乐市| www.qs655.com:渑池县| www.new-vibrations.com:顺昌县| www.kerala-honeymoon-packages.com:资源县| www.flex-laser.net:邹平县| www.orodfish.com:临桂县| www.communitydininghub.com:德惠市| www.qjlvyou.com:四会市| www.taikunco.com:林口县| www.jsjingming.com:当阳市| www.lomondtimberframe.com:焉耆| www.cdhdlgs.com:从江县| www.soxdeal.com:唐海县| www.tangshanmiaomu.com:宣恩县| www.flooringhelper.com:屏边| www.greenvocational.com:双城市| www.cp7273.com:太仆寺旗| www.cgkdw.cn:宿州市| www.tiehimup.com:县级市| www.chris-sabin.com:邻水| www.jackrabbitcreative.com:滦平县| www.626130.com:静宁县| www.n3969.com:新野县| www.dirload.com:望奎县| www.sevtree.com:女性| www.jlrkx.com:双流县| www.pulaumandeh.com:阜南县| www.dj-ruki.com:天柱县| www.vicomech.com:蚌埠市| www.zhongyunhe.com:昭觉县| www.liansheng-tech.com:黄浦区| www.used-staticcaravans.com:乐都县| www.ncldty.com:银川市| www.lllkz.cn:彭阳县| www.agen66.com:鄂托克前旗| www.qimaoji.com:江都市| www.503sy.com:灵寿县| www.chunhobojogi.com:呼玛县| www.hornyhomepages.com:汨罗市| www.geyikmakinesi.com:丁青县| www.jll-ah.com:银川市| www.yjefu.com:汕头市| www.zhenguonet.com:衡阳市| www.aliciacreative.com:胶州市| www.hollyflicks.com:泽州县| www.131716.com:临颍县| www.sqgdz.com:辽阳市| www.onetimeofferz.com:东丽区| www.mhicons.com:水富县| www.gf665.com:南陵县| www.sharebearapp.com:普安县| www.createhealthyhome.com:安阳市| www.zybolimian888.com:民乐县| www.uberdrivingparttime.com:濮阳县| www.takethiscash.com:崇阳县| www.r8767.com:龙口市| www.stoppenmetrokentips.com:芦山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