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pnfpx"><optgroup id="pnfpx"></optgroup></rt><rt id="pnfpx"><optgroup id="pnfpx"></optgroup></rt>
  1. <cite id="pnfpx"><span id="pnfpx"></span></cite><ruby id="pnfpx"><big id="pnfpx"></big></ruby>
  2. <ruby id="pnfpx"></ruby>

    1. 在線咨詢
      稿件出版
       
      msn: msn:
      最新公告
      更多>>
      目前的位置:首頁 >> 原創文學 >> 若 夢
      若 夢
      /夏雪
      李四被夢驚醒,睜開眼睛時,他發現自己渾身出汗,夢中的狂跑還讓他氣喘噓噓。雖然他感覺自己仍然在床上,然而還是心有余悸,他摸了一下頭,確認并慶幸自己還活著。露在被子外的右腳顯然還有點發涼,李四縮回腳,咂了一下有點干裂的嘴,他想起床喝點東西,然而夢中的恐怖鏡頭讓他不敢走出臥室。苦笑了一下,他覺得自己很幼稚,這不像他這個年齡的人應該有的缺點。
      靜默了一會,李四還是堅決地起床打開床頭的臺燈,墻上那個黑暗中讓他感覺很可疑的圖畫就像剛才夢中的鏡頭一樣,突然一下子消失了,李四又一次為自己的自驚自詫感到可笑,他突然想起一句俗話: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現在看來心中那個所謂的“心魔”開始盯上他了,于是睡眼惺忪的李四開始反省自己。
      李四有時候覺得自己活得有點虛擬,總感覺自己像只風箏,心無旁鴛卻也無所依靠,來去自由但漫無邊際。現實中的李四總會考慮一些很虛幻的東西,總做一些白日夢,這些對孩子來說也許是很正常的事,對于李四而言卻有點不合時宜,所以他有時候對自己的幼稚感到可笑,就像他可笑自己的盲目樂觀一樣。然而他也很清醒地認識到,自己就像玻璃瓶中的蒼蠅,前途光明,卻沒有出路。
      年輕時的李四曾經很風光,在中學里是個很活躍的學生。會玩,會學,能力也強,因此也就成了那所學校第一個考入重點大學的學牛。到了大學,李四很快丟棄了農村孩子的質樸單純,和那些城市里來的學生們打得火熱,并因為出眾的組織能力成了校學生會的部長,身兼多職,手下有一群干練的學生干部,其中還有幾個很漂亮的美女整天圍繞他轉,在樓下叫他的名字,煞是讓同宿舍的人羨慕。可李四并沒和誰真正談過戀愛,他把所有的精力用在學生會的工作上,并樂此不疲。他曾經在學校草坪的椅子上和校長侃侃而談,這一珍貴鏡頭讓路過的輔導員十分妒忌。他敢說敢做,為人仗義,人緣很廣很好,在學校很快成為名人,常常成為別人談論的人物,這讓李四著實自豪。然而,人就像花一樣,不能過早地開,否則沒有后發優勢,李四在學校里的紅火除了成為自己的一個回憶外,對現實毫無意義,這種巨大反差使李四認為自己當初的風光就像被透支的青春,使現在的他輝煌不再。李四一直認為自己的現狀源于來到這座小城,學過哲學的他雖然承認歷史是不能假設的,但他還是寧愿相信,如果當初沒來這里,肯定比現在過得好,這是最讓李四耿耿于懷的事,盡管他現在的生活狀態讓很多人羨慕,與許多同齡人相比,李四算是一個“成功人士”了,但李四總覺得自己還不很知足。李四不希望任何方面落后別人,他像一只被潮流攆著走的驢子,在磨道里毫無自由和主見地行走。有時李四覺得自己這樣活著沒有任何意義,反而浪費了這美好世界的一切,但當他發現那些根本瞧不進他眼里的人倒活得很心安理得,他也就釋然了,至少他的存在對別人還有點意義,這里的別人也包括他的妻兒。
      李四之所以來到這座小城,最初的動因是為了妻子,也就是當初的女友。對李四而言,現在的老婆是他來這座城市的最大收獲,經過多年的家庭經營,夫妻二人成了別人心目中的模范,夫妻間的和諧恩愛成了朋友們的樣板。可十幾年的夫妻生活讓他產生了嚴重的“審美疲勞”,看到別人身邊出現一個個關系曖昧的女性朋友,加上見到聽到的婚外情故事,就像魔鬼的召喚促使李四蠢蠢欲動,他又一次被潮流俘虜,也想尋找一種激情來彌補自己的缺憾。雖然他知道這是玩火,但原始的沖動仍然激發他去嘗試,哪怕只是一種柏拉圖式的感情。于是,李四在有意無意之間尋找著可心的目標。
      珍兒的出現完全是意外。李四在一家歌廳里差不多喝醉了,為逃避朋友們的狂轟亂炸,他溜出包廂想在大廳里的沙發上休息,頭疼得很厲害,李四把頭埋進沙發,就像漫畫中埋頭逃避捕殺的駝鳥把屁股撅得高高的,價格不菲的手機掉在了地上。珍兒和朋友們也來唱歌,眼尖的珍兒發現李四腳下的手機,便上前去撿起來放進他的口袋,還沒有迷糊的李四感覺有人在動他的口袋,警覺地立起身摁住口袋。被抓住手的珍兒就像初入江湖的小偷被失主當場人贓俱獲,剎時紅了臉,醉眼朦朧的李四見眼前桃花燦爛,頓時被珍兒的美貌吸引,他的手下意識地緊緊抓住口袋,當然口袋里還有珍兒沒有抽出來的手。
      李四的大腦高速運轉了幾秒,口齒不清地質問:“你……你在干什么?為什么……要……偷我的東西?” 珍兒還沒說話,她的朋友已將李四包圍,有兩個男的已準備為珍兒打抱不平了。珍兒聲音很輕,但在嘈雜中依然清晰:“我不是小偷,是你的手機掉地下了,我想幫你裝進口袋。”斜站著的李四還緊緊地捏著裝著珍兒的手的口袋。他的這一姿勢迫使珍兒拱著腰身體前傾,豐滿的胸部在李四眼前暴露無遺,他一直想讓自己的眼光轉移到別處,但不爭氣的眼睛總在珍兒的胸部徘徊,與此同時,珍兒身上的香水味也像海浪一樣朝著李四的鼻子呼嘯而來,激發著李四的某種欲望,現在是他臉紅了。伴隨兩個女伴的聲音,那兩個男的動手了,其中一個揪住李四的衣領,李四從沒見過這個場面,從小到大他還沒有真正打過架,他紅著臉說:“你拉著我干什么?”珍兒的朋友說:“她為你做好事,你還誣她是小偷,你就該打!”說完就朝李四臉上一記猛拳,李四臉朝下倒在了沙發上。李四褲兜里還有珍兒的手,他這一倒下力度很大,竟然扯破了他的褲縫,于是李四的大腿露了出來,爬起來的李四暴怒了,他像頭獅子一樣撲向對方,這時圍觀了很多人,包括歌廳的經理和李四的朋友克明,李四揮舞的手腳被眾多的人架住,他在掙扎中被拉開。
      事情很快搞清楚了,雖然李四還在氣喘噓噓,但通過別人的解釋,他知道自己確實冤枉了那個姑娘,他還不知道她叫珍兒,克明也在勸說他,可當風從大廳暢開的門吹進他的腿部時,李四感到這次遭遇丟盡了人。克明剛好與珍兒的一位朋友熟悉,便過去與對方搭訕,這就是小地方的特點,你的朋友圈總會不經意地與別人的圈子糾纏在一起,到哪里都可能有熟人,任何時候你都做不了陌生人。克明和他們說笑著,全然不顧狼狽的李四在那里紅著臉,聰明的珍兒看見了他的尷尬,過來對他說:“對不起,我朋友生你氣了,這是誤會。”李四這才意識到應當說對不起的是自己,正是自己的誤解才導致了不該挨的拳頭。他摸著自己紅腫的臉頰對珍兒說:“這拳頭來得太快,快得我還沒來得及向你說對不起。”他的幽默像一塊石頭砸在即將消融的冰面上,頓時讓現場的氣氛緩和了。
      打李四的人走近他,也說了句幽默話:“我原本想救個美人,沒想到打了個英雄,對不起了兄弟。”這句很恭維也很恰當的客套話,證明克明剛才已向他交待了李四的情況,也讓李四的虛榮心得到了滿足,現場的人們都開懷大笑起來。
      誤會消除的結果是兩個圈子里的人混在了一起,換了個大包廂,剛才劍拔弩張的兩隊人馬不一會就稱兄道弟了。打李四的人慷慨請客以此彌補自己的沖動,他已知道惹惱李四的后果很嚴重,不失時機地討好李四,不斷向他敬酒,剛才差不多清醒的李四又一次被他的熱情灌醉了。他斜躺著,惺忪地看著眼前晃動的人影,耳邊傳來珍兒的歌聲,他突然覺得這個包廂的音響效果比以前好多了。嘈雜聲中,李四昏沉沉地睡去。
      李四醒來的時候已是第二天早上,他睡在自家的床上,但他想不起自己昨晚是如何回家的,也不好問老婆,老婆一向反感他喝酒,所以板著臉不和他說話,李四不想自討沒趣,匆忙洗漱之后就去上班。
      李四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給克明打電話,雖然表面上他想知道昨晚是如何回家的,但言語中更多的則是詢問了珍兒的情況,聰明的克明知道他的意思,笑著說:“你是不是還想知道些什么?”李四假裝納悶:“沒有啊!,還能有什么?”克明趁機敲詐他:“中午你安排?”“嘿嘿,好的,不見不散!”李四語氣中有些無奈。但答應得很干脆。
      像往常一樣,中午李四來到他們經常見面的餐廳,也是朋友開的餐廳,約定俗成的,所謂安排只是誰掏錢而已。克明好像故意在考驗他的耐心,半小時后才來到餐廳,毫無歉意卻一臉壞笑,李四瞪了他一眼,故意不說話,點了幾個很平常的菜開始問昨晚的事。克明告訴他,昨晚喝醉后李四從沙發上硬爬起來,歇斯底里地唱了幾首歌,博得滿場喝采,期間還拉著珍兒跳舞,后來吐了珍兒一身,之后又……李四對其中幾個情節十分懷疑,首先他自己不可能在喝醉后完整地唱一首甚至幾首歌,而且他從不喜歡跳舞,尤其是和陌生女人。至于說吐了別人一身更是扯蛋。但他明白克明是想把話題轉到珍兒身上而已,所以他樂得裝湖涂,對自己的行為表示了“歉意”,表達出想宴請珍兒以此彌補昨晚一系列的過失。克明想打電話問珍兒的手機號,李四制止了他,讓他通過別人約珍兒吃飯。
      幾個電話后,綜合考慮了幾個人的安排,李四的道歉之餐定在了第二天下午。這時李四照了一下餐廳的鏡子,發現自己的頭發有點亂,昨晚的酒勁還沒消失,臉上的憔悴一覽無余,幾根胡須已經稀稀拉拉長了出來,便拉著克明去理發、洗臉。在理發店里,克明把他知道的珍兒的情況簡單告訴了李四——珍兒在市里某部門上班,大學時是出了名的美人,身材嬌小卻曲線優美,自然是很多男生暗戀的對象,她性格外向潑辣,身邊常常有不同的男孩子出現,以致于很多人認為她是個開放風流的女人。珍兒的私生活人們有很多臆想出來的版本,且不斷傳到她耳中,但珍兒毫不理會,在她看來,身邊的男孩子充其量只是玩伴或保鏢而已,在這些男孩身上,珍兒看到的不是幼稚就是怯懦,還沒有誰能真正成為她的男友,她對愛人的標準十分高,抱著寧缺勿濫的心情大學畢業,同樣也抱著這種心態在小城單身了三年。然而,孤獨像毒藥侵蝕著她的心,有時聽到已婚的同事們津津樂道自己的外遇時,她開始懷疑這世界是否真的有人值得自己去等待和堅守。
      第二天下午,珍兒和她的朋友如約而來,珍兒的朋友也就是打了李四一拳的那位,眼睛放光像吃了興奮劑,顯然他對自己能被李四邀請感到榮幸,李四很大氣地招呼他坐下,對前天的一拳既往不咎。克明有意識地安排珍兒坐在李四身邊,其實這種安排完全是牽強附會,本來就四個人,怎么坐都很近。當一個人要變壞時總會有人幫他,這與一個人真正需要幫助時受到的冷遇剛好相反。
      李四的成長過程其實是順利的,從小到大他總是處在被寵愛的環境中,李四像生活在一個蜜罐里,產生了嚴重的寵愛依賴感,然而他內心卻總想體驗一種寵別人的感覺,保護嬌弱女子的愿望就像一種潛伏的力量始終誘惑著他,使他想體驗一種大男人的風度。他總在想象一個小鳥依人的女性依偎在自己身邊的情景,他喜歡那種幫助女性時產生的滿足感和成就感。當他看到珍兒之后,發現這就是自己夢寐以求的女人。
      珍兒聽說過李四,更重要的一條線索是她聽說李四因為老婆才來到小城的,所以她內心羨慕李四的老婆,她想知道李四到底是個什么樣的男人。小巧玲瓏的珍兒內心還藏著個更大的秘密,她想體驗一種挑戰,一種對自我、對社會、對愛情的挑戰,算是對自己大學畢業后平淡生活的一種補償。
      珍兒打扮時髦,穿著得體,曼妙的身材很動人,男人中有一位女士,話題自然以女士為主,而對前天的遭遇都閉口不談,就像未曾發生過一樣。李四發現,對一個男人而言,如果你熱情,女孩跟你在一起感到快樂;如果你深情,女孩在你那里獲得安慰;如果你幽默,女孩在你那里就能開心,而如果你還大方,那你就是天生的情種了。現在的李四一切俱備,只等珍兒這個東風了!
      李四妙語連珠,逗得大家捧腹大笑,連矜持的珍兒也一直捂著嘴笑,桌上的菜幾乎沒動,李四拿出手機給大家讀收到的信息,李四的朋友遍布大江南北,許多最新資訊總能搶先一步,包括那些富含韻味的段子,李四還把自己編的信息也念出來,其實李四算是一個文人,但今天他所讀的信息以搞笑為主,夾雜著某種暖昧的挑逗,那些別人的和自編的信息,就像一股浪潮向珍兒涌來。珍兒不甘示弱,也給大家讀自己的信息,有一條很幽默:“傻子偷乞丐的錢包,被瞎子看到了,啞巴大吼一聲,把聾子嚇了一跳,駝子挺身而出,瘸子飛起一腳,通緝犯要拉他去公安局,麻子說,看我的面子算了。”李四建議她轉發,珍兒立即照辦,克明會心地笑了下,心想這家伙夠聰明!他明白李四的良苦用心是通過信息取得珍兒的手機號。
      飯局在意猶未盡中結束,克明以前一晚沒盡興為借口提議再去唱歌,而此時的李四另有想法,他覺得現在是欲擒故縱的最好時機,這時的珍兒也并沒表態,于是李四面有難色說:“不行啊,我今晚還有事,不能陪你們了,你們去吧!”克明給他使眼色,暗示他應該去,而李四不為所動,態度堅決。珍兒也說:“不要去了吧? 前天才去唱歌的。”總共四人,主要的兩人都表示不去,建議自然就泡湯了,克明怏怏不快。李四瞄了珍兒一眼,似有話說,但欲言又止。珍兒滿臉期待,卻毫無所得。
      回到家李四給自己沏了杯咖啡,在電腦前呆坐了一會,電腦屏幕上的屏保一閃一閃的,好像在對李四說著暗語。李四拿出手機看著珍兒的信息,不知道說什么好。猶豫了好一陣,他終于發了這樣一條:“睡覺了嗎? 我是李四。”
      “我知道。還沒睡,我在等你的信息。”珍兒的信息回得很快,好像她在等著他。
      李四的心快要跳出來了,回了一條:“這種感覺真好,等待和被等待。”
      “嗯,我也想說這一句話,你在干什么呢?”珍兒發來一個調皮的表情圖片,李四眼前顯現出她的臉來。
      “我在考慮我們是不是該單獨見面了?”李四說了一句模棱兩可的話。
      “你說吧, 我無所謂。”
      “那明天見?”李四見縫插針。
      “嗯,只能中午,晚上家里來客人呢。”珍兒雖沒拒絕,但答案不十分理想。
      李四希望能安排在晚上,這樣相處的時間多一些,他有點為難,但信息還是發出去了:“那就中午吧!
      “嗯,好的,我要上網了,你先休息吧?”李四認為珍兒的這個信息是暗示他上網聊天。
      聰明的李四自然明白,便問:“你的QQ號是?
      他按照珍兒發來的號碼輸入后,顯示著一個大眼睛姑娘的頭像,他熟練的申請加入,并附上一句:“我是李四,加我。”
      很快珍兒的信息回過來:“呵呵,你可真夠快的。”
      “嗯,我覺得還是有點太慢。”一句雙關語。
      珍兒的信息發過來:“有些事,太急了不一定好。”
      李四突然覺得這一切確實來得有點快,他還沒做好準備就已張開懷抱接受另一個女人了,這對他來講又喜又憂,喜的是終于可以和珍兒放開心情交往了,憂的是不知道自己如何對待這份情,畢竟他還在這方面缺乏經驗,也不知道自己如何處理這段情帶來的副產品。不管如何先交往再說吧。他喝掉剩下的咖啡,又給自己倒了一杯茶,這是他的習慣,在他看來,咖啡和茶就像生活中的情人和老婆,前者可偶爾為之,而后者不可或缺。一杯咖啡只能沖一次,而茶卻可以不斷添水,咖啡純香不解渴,茶水清淡有韻味。李四泡上茶,開始準備和“咖啡”好好聊天了。他躊躇滿志地構思措辭,正準備回復,聽見隔壁房間的兒子在喊他:“爸爸,媽媽在發燒!
      李四趕緊站起,忙亂中差點碰倒茶杯,他跑到臥室,見老婆躺在床上,調皮的兒子大笑不已,在床上興奮地翻滾著,原來是他的惡作劇,他為自己成功地騙爸爸跑過來而得意。李四仍然把手放在老婆額頭上想確認是不是真的發燒,老婆笑著拉下他的手示意他坐在床邊,李四好久沒有拉老婆的手了,老婆的手顯得粗糙,李四知道她是為了自己和這個家,李四內心涌起一絲內疚。李四以前可以和老婆聊三四個小時,月圓之夜,小兩口坐在陽臺的椅子上東拉西扯,許多時候,他發現老婆好像能打開他所有的心結,總能理解他的所想所思,并提出中肯建議。最近他們已很長時間沒有聊天了。李四聽話地坐在床邊,床邊臺燈亮著,背對著臺燈的老婆臉顯得有些蒼白,而李四的臉正好對著臺燈,一明一暗的對比使李四突然想起電影上審訊犯人的鏡頭來,被審訊者被強光照射著,審訊者卻在燈后觀察著對方的神色。此刻他覺得自己也像個犯人,面對著良心和老婆的審判。
      李四和老婆聊天時,書房電腦上頻繁傳來珍兒發來的信息聲,李四斷定珍兒一定生氣了。等到他終于從老婆身邊脫身時,珍兒已下線,電腦上留下五條信息,第一條是:“你是不是經常上網?”第二條是:“你對我有什么看法?”第三條是:“怎么不回話?”第四條是:“不方便?”第五條是:“那就改天吧! 晚安。”李四認真考慮了五條信息之間的邏輯性和連貫性,突然認識到珍兒對他有好感,表達了想和他交往的基本意愿。一個重要的選擇擺在面前:要么繼續往前走,要么現在就結束! 他開始思索下一步怎辦。電腦上珍兒發來的表情向他吐著舌頭,好像在向他表達暖昧的挑逗,又好像在嘲笑他的瞻前顧后。
      李四的思考被手機鈴聲打斷,克明打來的,說一會他老婆要是來電話,記得給他打個掩護,就說他和李四在一起,李四還沒回答對方就掛了電話。李四斷定他一定又在哪里鬼混,如此迫不及待。他苦笑一下,已習慣了替這些哥們擔當掩護人的角色合伙欺騙善良的妻子們。接著一個陌生電話號碼打來,李四接上,果然是克明的老婆,問李四是不是和自己老公在一起,李四吱吱唔唔不知如何回答,對方破口大罵了:“我告訴你李四,你倆別想著合伙來騙我,我知道他在干什么,這混蛋一定是和別的女人在鬼混! 你替我告訴他,這日子我不過了!”李四沒想到對方的反應如此強烈,正想解釋,電話被粗暴地掛斷。克明和老婆的關系一向很好,李四沒想到他們的沖突如此嚴重,而這一次讓把他推到了風口浪尖。他打通克明的電話,對方電話中很嘈雜,李四聲音低沉,讓克明到安靜地方接電話,克明好像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便說等會兒回話,過了幾分鐘他打過來,問李四什么事,李四告訴他老婆的原話,并建議他馬上回家。克明猶豫了一下說:“好吧,那我現在就回,謝謝你。”李四鼻子哼了一下掛斷了電話。
      心情郁悶的李四不知如何回復珍兒,便在電腦上百無聊賴地看著汽車圖片,尋找自己喜歡的車型,有的車型他喜歡,但價格與他的錢包不符合,有些價位雖然適當但他覺得不符合自己的年齡,挑來挑去他決定選擇鈴木的天語,價格能接受且也是越野型。最主要的是他能想象用這輛車載著珍兒去郊外的浪漫情景。李四想入非非的進入夢鄉,他夢見自己開著新買的天語載著珍兒在路上風馳電掣。油菜花滿山遍野,遠處起伏的山脈一片碧綠,透過汽車天窗可以看到天空晴朗無云,鳥兒在車頂掠過,好像在偷看這對幸福的情侶。筆直的公路不斷向前延伸,珍兒愉快地伴著汽車音響唱著歌,突然珍兒尖叫一聲,前面的路突然斷了,汽車掉進深淵……李四被掛在樹上,他掙扎著下了樹,見珍兒血淋淋地倒在地上身首兩處,汽車摔得破爛。他想打電話,卻怎么也打不通,他開始向最近的村鎮跑去,想找人幫忙,突然發現珍兒正在撿起自己的頭顱,渾身是血,獰笑著向他跑來……
      驚醒的李四突然認識到珍兒是他的心病,這個夢境意味著他會走向一條絕路。那么珍兒撿起頭追他又意昧著什么呢? 他真想有一本破夢大全來解釋這個奇怪夢境的全部寓意。
      天色慢慢亮了,伴著漫天朝霞,新的一天開始了,李四站在陽臺上刷牙,看著樓下跑步鍛煉的人們,心里還在想著昨晚的噩夢。老婆也起床了,見李四站在陽臺上,很納悶他為什么起床這么早,以往李四可不是這樣的,鬧鐘要響五六次才能叫醒他,老婆估計反常的李四一定有心事,于是便站在他身后溫柔地抱著他,李四好久沒有感受到這種溫暖了,他怔了一下,什么話也沒說,無聲地享受著此刻的幸福。吃過早點夫妻倆說笑著一同出門上班,這種感覺真好,李四想。
      上午處理完手頭的工作,克明打來電話約他務必見一面,李四感覺這次一定是出大事了,于是答應中午出來見他,李四給老婆打電話讓她下班后一起去吃飯,老婆問和誰,李四說克明,老婆便說:“那你們去吧,他找你一定有事,我去了說話不方便,我和孩子去吃。”李四又一次被老婆的聰慧感動。
      克明眼睛通紅滿臉憔悴,李四估計他昨晚沒睡,李四心想男人是否都有一種囚犯心結,非得要找一把枷鎖把自己鎖死,而這種讓人疲憊的經歷明明可以杜絕的。李四知道太多的關于情人的故事,而從朋友的遭遇看,他突然發現自己好像還沒足夠的能力來應付這種事,他承載不起有情情人的期望,也滿足不了無情情人的欲望,更不會處理多情情人復雜的關系。他的猜測被聲淚俱下的克明證實,原來昨晚他們夫妻吵了一夜,妻子質問他是不是在外有人,克明矢口否認,老婆列舉了足夠的證據證明他的不忠,而他則對那些證據無話可說,激烈的爭吵后,老婆給他限定了期限辦理離婚手續。現在他來向李四征求意見,看李四能不能幫他一把,李四也不知如何是好,只對他進行了外交般的安慰,告訴他會有辦法解決的。李四突然想起自己和珍兒的約定,一看時間已十二點半了,幸虧今天出來得早,要不然麻煩了,趕緊拿出手機,思索了一下發出:“我在哪里等你?”這一條信息有很深的含義,他既表達了想迫切見到她的愿望,又對自己遲到的約定尋找到了理由。珍兒也回得很快:“你說吧,我以為你忘記了呢!
      李四回復:“沒有,下班時突然有點事,讓你久等了。我選好地點給你打電話。”說完便象征性地安慰了一下克明,李四的話讓他很是寬慰:“你現在回心轉意要比做你老婆的工作重要得多! 想好自己要做什么,然后我來幫你,沒事的,放心好了。我還有事,完了再說。”李四說完就走,這個對別人的問題很有把握解決的人,現在自己正朝著出軌的方向奔馳。
      李四選擇一家新開的餐廳,一切都是新的,給二人世界裝潢的小包廂更是別出心裁,封閉而典雅,適合大膽的表白和輕微的接觸。李四坐定后給珍兒打電話,幾分鐘后珍兒如約而至。今天珍兒打扮得很休閑,但能看出著意地進行了化妝,俊俏的臉上帶著一絲頑皮,她對著李四做了個鬼臉,就像遲到的妹妹對哥哥撒嬌一樣,李四的心中涌起熱浪,他根本沒想到已經工作了三四年的女孩還是一個清純小姑娘的樣子。李四讓珍兒點菜,珍兒沒看菜譜,只說了幾個很普通的菜名,但加了一句:“另外,上瓶紅酒。”這一句著實讓見多識廣的李四跌破眼鏡,心想有情況了。
      飯桌上李四表現很輕松,他是在掩蓋自己內心的不安和沖動,而珍兒像見到老朋友的樣子,毫無拘束,好像對將要發生的一切了如指掌。李四判斷,一個單身女子如果能單獨和一個男人約會,如果不是相信他不會做壞事,那么也是對可能發生的有所準備。而對一個男人,如果你不能進入一個女人內心,,你將無法得到她的全部,此刻,李四的主要任務就是攻占珍兒的內心。
      李四對自己進行了表白性交待,夾雜著對人生的看法和對生活的感受,更重要的是對珍兒一見鐘情的表白,而對自己的家庭只字不提。珍兒也好像終于遇到了知音,對自己的感情經歷毫無保留,偶爾流下傷感眼淚。被小城禁錮的情感在兩人身上找到了共同的傾瀉口,兩人喝完一瓶酒時,對對方的了解就像空瓶子一覽無余,感情卻像臉上的紅暈越來越深。李四被珍兒的美貌性感陶醉,珍兒被李四的言談舉止傾倒,珍兒的手有意無意地碰著李四的胳膊撩撥著李四,李四也裝作很隨意的樣子偶爾拉一下她的手,如果讓外人看到,這肯定是一對情人,誰能想到他們一個是初次進入婚外戀的新人,另一個則是還沒結婚的大姑娘。
      珍兒之所以如此大膽,是因為在李四身上她感受到了男人的味道,李四談吐幽默,交際廣泛,思維敏捷且懂得情調,甚至有點“壞”,更重要的是李四是一個大氣的人,一向自信精干的她,內心深處更希望一個壞壞的男人出現,沒有怯懦,沒有猶豫,更不能小氣。李四符合她所追求的所有目標,唯一的問題也是最大的問題就是他結婚了! 她有信心征服李四,但無法保證自己能完全擁有他。可是瞻前顧后就能保證嗎? 她對李四的身體接觸與其說是撩撥,還不如說是一種問訊一種暗示。
      兩人默契的語言交流配合著默契的身體接觸,誰也沒有超越那個線,誰都知道將要發生什么,就像一張薄薄的紙在等待偶然捅破。李四突然意識到這是在餐廳,這樣的接觸和進一步的行動都不適合,但他又不敢肯定珍兒愿不愿意換地方,再說他覺得如果自己太直白也許會讓珍兒產生誤會,正猶豫不決,克明的表弟打來電話說自己買了輛車,想讓李四看一下。克明的表弟經常和他們一起玩,無話不談,也知道李四喜歡車,因此叫他來分享自己的喜悅,李四征求珍兒的意見,珍兒點頭同意,李四便讓他來接自己。車開來時克明的表弟發現他們是兩個人,說自己想喝點水,讓李四試一下車,已拿上駕照但一直沒有車開的李四自然十分高興,說技術不是很熟練,問珍兒敢不敢坐,珍兒沒有回答,直接坐在副駕駛的位子上,用行動證明對他的信任。李四笑了下,新買的車載著兩人抖動著前行,李四一直用故做輕松的語氣掩飾著自己并不熟練的車技,珍兒也裝作漫不經心的樣子和他說著話,她知道如果自己表情出現緊張,開車的李四會更加緊張。車開到郊區路上時,李四靠邊停車,問珍兒自己停的位置是否到位,珍兒說還可以,李四便將頭伸到珍兒那邊想確認她的看法,兩人靠得如此之近,幾乎能嗅到對方的呼吸,李四一扭頭,看見珍兒美麗的臉孔和期待的眼神,禁不住吻了她一下,珍兒沒有躲閃,閉上了眼睛。李四猛地抱住她,兩人緊緊相擁深情地接吻,一切好像都那么自然,那么順理成章,李四無法遏制自己的沖動,手開始在珍兒身上摸索,但被珍兒堅決拒絕。李四突然意識到這種沖動不但是太急于求成,而且地點也不合適,便克制自己,全身心投入到和珍兒的接吻中。這是一個重大突破,意味著珍兒已經接納了自己。兩人纏綿了很長時間,舍不得分開,但天色已暗,珍兒提醒他該還別人的車了,李四這才意識到克明的表弟還在等著他,訕笑了一下,開車送她回家后歸還了車。
      兩人又一次見面是三天以后了。李四出了一次差,外出時兩人信息不斷,情深意長,借著文字充分傾訴,以致于兩人都迫不及待地想見到對方了。李四一回來便約珍兒吃飯,還是上次的餐廳和包廂。兩人剛吃了幾口,李四的電話響了,是同學,外地的幾個同學來辦事,在賓館等著他,李四問在哪個賓館? 你們幾個人?對方不耐煩地說:“就差你一人了,快來。”李四很為難:“我現在不方便……”他用眼睛瞄了一下珍兒,珍兒眼睛閉著,但她能聽見他們說什么。對方開始罵了:“你少廢話,你還能有什么不方便的? 快來! 順便買幾包煙。”李四苦笑一下掛斷了電話,無奈地看著珍兒。珍兒的表現讓他大吃一驚,她平靜地說:“那我們就走吧,正好也認識一下你交的都是什么樣的朋友。”說著她頑皮地笑了一下,又壞壞地問他:“你是不是怕你同學們對咱倆胡亂猜測?沒事的,我們是清白的,不要想得太多!”說完拉起李四就出門。
      李四的同學們正在房間等待著他,但根本沒想到這家伙會帶來一個漂亮的姑娘,都在那兒發愣,其中一個很快反應過來給他們讓坐,珍兒很大方地向他們自我介紹,并微笑著坐在床邊。李四覺得珍兒的大方很給自己面子,便建議打牌,誰的牌最小就給大家服務,其余人的繼續打。其中一個同學說自己打牌最臭,還是不上為好,建議讓珍兒和李四上陣,自己搞服務,推辭了半天,最后大家還是按他的意見分組,李四擔心喝了酒的珍兒不能長坐,關切地問她要不要先休息,珍兒笑了一下說:“我先玩一會再說吧!”于是四人開始打牌,不知道是李四的同學們聯合起來故意輸,還是李四和珍兒默契配合,分數差距越來越大,李四和珍兒都發現彼此好像知道要出什么牌,一種心有靈犀的感覺在雙方心中蔓延。進行了三個多小時,李四和珍兒有點得意的同時,反而覺得沒趣味了,不約而同地打起呵欠來,同學們很識趣,說你們兩人配合得太好了,我們再沒信心打了,建議吃晚飯去,珍兒看了一下李四,李四問她:“你餓不餓?”珍兒搖頭,說自己頭有點暈,不想吃,想回家休息。李四的同學乘機說,我們開了兩個房間,要不你先休息,我們去吃飯,然后找個地點再坐一會。珍兒猶豫,李四的同學已將另一個房的房卡遞到她手里,還沒回過神來的李四被他們裹挾而去。
      其實說出去吃飯只是同學們的托辭,他們發現了兩人的暖昧關系,但直接把兩人都留在賓館不但會讓李四尷尬,也會讓珍兒為難,因此他們借吃飯的名義把李四帶出去,然后再讓他殺個回馬槍,這樣既能讓他們體面脫身,也能給珍兒體面休息的理由。所以電梯剛到底層,三人便找借口把李四拋在身后,讓他處理自己的事去,他們相信此刻的李四考慮的絕不是肚子問題。李四對這些家伙的行為表示了的憤慨,給他們打電話誰都不接,于是他便在賓館大廳里坐下來,開始想如何應對面前的局勢,猶豫了很長時間,他決定去珍兒房間。
      雖然只有一個人,但電梯的上升速度好像要比以往慢得多,他能聽到自己的心跳,呼吸也很急促。好不容易到達樓層,他幾乎是跑向珍兒的房間。還沒有敲門,珍兒已打開房門。當兩座即將爆發的火山準備用所有的激情來證明自己時,李四的手機響起,從鈴聲上判斷出是老婆的電話,李四把老婆的鈴聲設定為《老公老公我愛你》,借以區分其他電話,同時用鈴聲向別人證明他們夫妻的恩愛和諧,然而此時聽到鈴聲的李四像被潑了水的火焰,頓時熄滅下來。老婆電話中口氣急促,說克明的老婆因想不通自己老公出軌跳樓自殺,現在醫院搶救,還不知能不能活過來,讓他盡快去醫院,并說自己已在醫院等著他。李四和朋友們聚會時都帶著老婆,所以幾個老婆之間的聯系也很多,朋友沒有打通李四的電話,于是便與李四老婆聯系。接過電話李四臉色煞白,噴涌的激情就像退去的潮水消失得無影無蹤。他默默地整理著自己的衣服思索如何處理此事,珍兒沒有說話,托著臉靜靜地坐著,她臉上的緋紅還沒褪去,衣服凌亂地搭在身上,在燈光的照射下像一尊美麗的雕塑。電視上的音樂會正在演奏鋼琴合奏曲《亂紅》,凄涼哀怨的音樂彌漫整個房間。收拾好衣服的李四走過去輕輕地吻了她一下說:“對不起,出了點意外,我得去處理一下。”珍兒的眼睛開始變得通紅,淚水輕輕滑落,她突然意識到自己只是李四生活中出現的意外,他的人生與她無關,他們之間的距離是如此之遠,就像火車的兩條軌道,永遠并行而不會相交。她覺得自己不可能真正完全擁有李四,命運就像開了個玩笑。悲哀就像催淚劑,讓珍兒的淚水淹沒了自己,心情復雜的李四輕輕拭去她臉上的淚水,一直說對不起,可是除了對不起他還能說什么呢!
      兩人一前一后走出賓館,李四打的想順便送她,珍兒沒有搭理他,徑直走在人行道上,沒有道別,也沒有回頭,遠去的背影就像一幅畫,定格在李四眼中。
      趕往醫院的李四剛到病房樓層就聽到一陣號啕大哭,整個樓層充斥著悲涼的聲音,因搶救無效,克明的老婆告別了這個讓她失望的世界,丟下懊悔的老公和年幼的孩子,去了一個沒有背叛、沒有傷心、也沒有失望的世界,李四的心突然揪緊,他覺得自己對于克明老婆的死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如果自己早點提醒和規勸克明,這個悲劇應可避免,克明在為他的風流付出代價時,李四也開始為自己的行為檢討,他在懊惱自己自私的同時,慶幸自己在關鍵時刻剎住了車,避免了另一場可能發生的悲劇。眼前發生的一切對他是種警示,他和珍兒之間如果再有什么,對珍兒、對老婆都不公平。這場還沒有深陷下去的感情也許來得不是時候,但結束得恰到好處,李四的眼前突然出現珍兒決然離去的背影,他突然覺得這相比繼續下去是一種更好的選擇,就讓這段緣分到此為止吧。
      李四的老婆一臉淚水,為克明老婆的死傷心,曾經一起玩樂的朋友突然就這么走了!可她永遠也不知道克明老婆的死亡不但拯救了自己的家庭,也完全改變了李四的生活,而她今天打給李四的電話就像一條拋出的繩子,及時地拉住了朝著懸崖走去的丈夫。
      處理完醫院的事,李四夫妻坐車回家,兩人都很疲憊,都沒有說話,老婆緊緊地抱著李四的胳膊,好像怕他也突然離去似的。李四拿出手機,刪掉了珍兒的電話號碼。看著車窗外闌珊的燈火,穿梭的車燈迷離而有條不紊,他突然覺得,這一天應當被記錄下來,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日子,對于他,對于她,對于他們的家庭。
      上一條: 雙絲網
      下一條: 白色沙漏
            青年文學家雜志社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9--2024 www.beihaihurong5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工信部備案:黑ICP備19006430號       黑公網安備 23020202000085號
      版權所有:青年文學家雜志社   咨詢電話:0452-2429996      LinezingStat   
      北京pk赛车软件 www.jh0oxs.com:山阴县| www.tanyacha.com:分宜县| www.cp7769.com:永善县| www.mattmiller-photography.com:聊城市| www.bjhztl.com:金华市| www.adams-sailing.com:宣武区| www.anonyourvoice.com:湟源县| www.dapinlv.com:博客| www.sitegrindermastery.com:青铜峡市| www.thailand-china.com:新巴尔虎右旗| www.hg71678.com:长武县| www.pinksterfeest.org:平昌县| www.themusicherald.com:嘉鱼县| www.sf123cq.com:沽源县| www.materiel-beaute.com:昭觉县| www.muotioikeus.com:固阳县| www.submitbookmarkingsites.com:安岳县| www.aeul-subs.com:白沙| www.heidiphotographers.com:左权县| www.schillofinancial.com:上杭县| www.zibohonglu.com:洪江市| www.kyouhu.com:吴江市| www.yourgamename.com:滨州市| www.ybcxjt.com:勃利县| www.jnr3.com:屏东市| www.gpswbz.com:和田县| www.aoneproduct.com:四会市| www.dchsci.com:额济纳旗| www.ypymw.cn:海晏县| www.qdjcg.com:永康市| www.bwpha.com:冷水江市| www.tjmtw.com:托里县| www.nmmialumni-abq.com:柳州市| www.vampiresathruz.com:长白| www.hlswclub.com:综艺| www.wc915.com:精河县| www.ddmjml.com:买车| www.globtacs.com:和顺县| www.soupesasoups.com:铜山县| www.proje8551.com:惠安县| www.bostonwhale.com:九寨沟县| www.nordea-im.com:阳山县| www.g3g2.com:永定县| www.aujardindesgraines.com:郑州市| www.motoclubprimeur.org:阜阳市| www.parametercontraption.com:沅江市| www.hyjtyey.com:金乡县| www.bpgpd.com:凤城市| www.monobin.com:顺平县| www.youetme.com:昌宁县| www.breakfastbrampton.com:当涂县| www.multihullsbyus.com:灵台县| www.52mjnf.com:万源市| www.bo318.com:二手房| www.r8767.com:乳山市| www.valentine1china.com:洛扎县| www.hendry-l.com:调兵山市| www.quintamontepalmira.com:赤水市| www.xinya-painting.com:台中市| www.petethesweet.com:卢龙县| www.eldukedegreaser.com:长宁区| www.tech1950.com:金坛市| www.brwhm.com:朔州市| www.rentiyishu123.com:仪征市| www.ys2003.com:巴林左旗| www.unitylinx.com:松原市| www.poboyzbarandgrill.com:青州市| www.buyijiang.com:巴里| www.jtjdg.cn:交口县| www.wh-tattoo.com:共和县| www.sjdhgs.com:鄢陵县| www.jinli-ml.com:麦盖提县| www.g08488.com:东辽县| www.axecue.com:改则县| www.dantealighieribsb.com:铜鼓县| www.jizxsc.com:中山市| www.hg20704.com:庆阳市| www.autocrz.com:平湖市| www.shdlls.com:微山县| www.56tqz.com:南开区| www.thebasketgourmet.com:宜都市| www.mindsonthemarkets.com:双桥区| www.cp7172.com:万源市| www.chevroletbandung.com:花莲县|